首页 都市言情•青春校园 《庶女升职记》作者:一笺清秋 (完结 +番外) TXT下载 《庶女升职记》.txt

第 46 页

庶女升职记 一笺清秋 7401 2020-03-03 20:01

清容扬眉笑看着小李氏,徐徐道:“世子爷后来也查证过了,金姨娘是冤枉的。”

小李氏嗤笑道:“冤枉不冤枉的,还不是只有少夫人、金姨娘最清楚。若是那日换成我,怕是少夫人来都不会来,管都不会管。”

清容澹然一笑,道:“我不接受‘若是’这样的假设,湘姨娘不信我,咱们大可以找个机会试一试,毕竟日久见人心。”

“少夫人月月克扣我们的例银,倒是对金姨娘她们大方。也不知道昨儿个您请她们的那顿饭里,有多少是从我们月例里克扣出去的。”小李氏继续出招轰炸。

清容不以为忤的笑道:“就算从前我把你们那点儿月例银子都扣光,也不够我补贴金姨娘她们一个月的。你还真把那几两银子,当几百两用。”

含翠不屑道:“我们少夫人的蕙质精舍就算每日只卖出去那一套美肤礼盒,也能入账三十两,湘姨娘那点银子在我们少夫人眼前,连个芝麻点儿都算不上。”

屋子里的人听得这话,都忍不住掩嘴微笑。

小李氏登时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下不来台,便又强词夺理的说道:“夫人宴请、赠礼,便只叫了金姨娘、管姨娘、姜姨娘、陶姨娘四个,这又是凭什么。”

管姨娘看不过去小李氏咄咄逼人,不满的揶揄道:“那关姨娘宴请,还只请了你同倩姨娘、碧姨娘。若是这样说,我们难不成还要把关姨娘也请过来问一问?”

陶姨娘小声道:“就是!少夫人乐意请谁就请谁,还轮不到你来置喙。”

苏姨娘有些愤愤不平,轻声道:“可少夫人是当家的主子,当家的主子处事就应当公道一些,不该厚此薄彼。”

大李氏立时接话道:“关姨娘与我们同是姨娘,我们之间走动,不过是关系好罢了。可少夫人是咱们大房当家做主的人,少夫人的一举一动可都与我们息息相关的。”

她这话说的倒是没错,金姨娘、管姨娘一时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大李氏继续道:“我们倒是不差那一顿、两顿饭,也不差那一次、两次的赏。只不过少夫人昨儿个那样做,让世子爷、让老夫人瞧着,岂不是我们这些没被叫来的,犯了大错,都是些不懂规矩,行事有差的人?”

清容听着,怎么有点儿道德绑架的意思。

哦,因为她是夫人,她就必须做到公道。她就不能赏罚分明一点儿,她赏那些做的好的人,就叫做偏私,叫做厚此薄彼了?

清容忍不住一阵冷笑,神情是不怒自威,“你们有什么做得对的,值得我给你们脸的?”

------------

088.没有能讨人喜欢的潜质

清容这话一出口,大李氏、小李氏这边觉得她偏私的几个人,纷纷黑了脸,表情都不自然的尴尬起来。

几人都有些怔忪,回不过神。

清容温温柔柔的一笑,道:“换句话说,我凭什么要给你们留脸?”

这话一出口,含翠激动兴奋的简直要击节赞叹。

方才听那些人巴巴儿的说个没完,一个个儿那气势汹汹,理直气壮的样子,可真是够不要脸的。

大李氏支支吾吾道:“妾身,妾身们,又做错了什么?”

清容哼笑着,道:“饮翠,把每个月的计分考核表给我拿来。”

饮翠立时应声,转身进了后堂。

小李氏愤愤不平,“少夫人写的那《内宅规范》有多苛刻,妾身们不是也一一照做了吗?妾身们做错了什么,请少夫人逐条逐点告知妾身等人。”

碧姨娘也委屈的愤然道:“还是说,妾身等人没有像金姨娘这般,处处巴结谄媚少夫人?”

小李氏大笑,道:“是,这便是我们的错了。”

清容不疾不徐的笑道:“且不说我待金姨娘她们更好一些,是不是因着她们处处巴结谄媚。单说你们若是当真来巴结谄媚我,我也不会偏私对你们更好你们一分。”

几个姨娘似遭到了极大的羞辱一样,都愤愤盯着清容,憋得脸通红。

清容慢悠悠道:“哦,这样说你们大约听不懂。换句话说,就算你们来巴结我,也讨不得我的半分喜欢。单说你们跟着世子爷这么久,你们肯定是要真心巴结谄媚世子爷的,我也没看谁能得着世子爷的几分喜欢。呵,别说几分,就是一分都没有。可见你们是真的没有能讨人喜欢的潜质。”

清容说的每一句话,都好像是刀子,一片一片的飞出来,直接朝着大李氏、小李氏几人的心里面扎。

就这样,清容还嫌自己说的不够狠,不够过瘾。

她是最讨厌如大李氏、小李氏这样的双标犯了,上辈子上班工作,没少遇见这种人。她们不努力工作,还总在背地里说努力上进能力强的同事跪舔上司,阿谀奉承。

她们什么价值都带不来,见天儿的传递负能量。这还不觉得自己有问题,反倒是领导处事不公。处处抱怨,觉得自己遭到了非人的待遇。

饮翠将这几个月的计分考核表拿了出来,清容也不接过来,直接同饮翠道:“给几位姨娘们念一念。”

饮翠便将这几个月,每月的考核成绩都念了一遍。

大李氏、小李氏、碧姨娘没有悬念的轮班倒数,稳坐倒数一、二、三的宝座。

金姨娘等人忍不住发笑。

小李氏不服道:“妾身的分数凭什么这么低。”

清容饮了一口茶,道:“饮翠,告诉告诉湘姨娘。”

饮翠道:“六月、七月、八月、九月,湘姨娘每次考《内宅规范》都是六十分上下。每个月都因对夫人不敬扣分,还有惹是生非,多嘴多舌。”

小李氏冷笑,“有没有的,自然都是夫人说的。金姨娘和管姨娘她们难道就没有惹是生非,多嘴多舌吗?”

大李氏也跟着发笑,讥讽道:“这标准是夫人来衡量的,夫人想让谁加分,就让谁加分。”

清容道:“那好,饮翠,把所有姨娘怎么扣分,扣了什么分,怎么加分,加了什么分,都读出来。让湘姨娘、倩姨娘、碧姨娘听听,看看哪一条,哪一点,你做的有失公道了。”

饮翠笑着应了声是,又对小李氏,大李氏几个道:“姨娘们误会了,夫人事忙,实在没有功夫管这些琐碎的小事儿。所以平日里都是奴婢根据《内宅规范》来计分的。奴婢若有做的不当的,请各位姨娘指出来。”

小李氏大怒,道:“她一个奴婢,凭什么来管我们的事儿。”

清容垂头看着指甲上的颜色,眼皮都没抬,慢幽幽道:“凭她是我屋子里的大丫鬟,凭我让她来管这样的事儿。你们既也知道大房当家做主的是我,那么大房的一切规矩,就都要听我的。你们若是不满意,全可以去同老夫人,世子爷告状。若是受不了我的管,那就别再魏国公府呆着。”

这话一出口,无论是小李氏还是碧姨娘都火速噤声,谁也不敢再顶清容的话。

饮翠态度谦恭,很温和的把这些人因为什么被扣了分,又因为什么加分都给念了一遍。

等她念完,屋子里是一片鸦雀无声,安静的落针可闻。

方才几个不服管的姨娘们,谁都没话说。

“有什么饮翠记错的,处置不当的,你们尽管说,我立时就免了她的职,把她赶出府去。”清容面上尽管还有笑意,可语气是无比沉肃,极具威严。

金姨娘捧场的道:“没有,少夫人处事公平公正,饮翠姑娘记得也没有偏私的地方,写的都是实情。”

清容冷笑着,目光锐利的环视小李氏、大李氏、碧姨娘、秦氏等人,道:“对不住了,我当初写《内宅规范》把丑话说在前面,就是为着避免出现什么厚此薄彼的事儿,咱们这一切都只看分数说话,所有都有理有据。做得好的,自然就该赏。做的不好的,自然就当罚。你们自己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儿,如今又转过来说我偏私?”

小李氏气的粉拳紧握,嘴唇都在发抖,小声道:“还不是巴结奉承你的就得分高。”

清容一笑,道:“是你们自己连这点儿微末的小事都做不好,又转头说做得好的人是阿谀奉承,也当真是个不要脸的。”

小李氏那股子气从心口涌上来,真真儿是气的七窍生烟,怒不可遏,“你……”她话没说出口,却被大李氏猛地从后面拽住了衣裳。

清容昂头,带着正室夫人的威严,不怒自威道:“你们平日里怎么惹是生非的,你们自己个儿心里最有数。这府里眼睛可多着呢,别在我眼皮子底下做那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动作。”

大李氏眉眼不由的心虚的颤了颤,垂头道:“少夫人说的是什么话,妾身听不懂。”

清容一笑,也不同大李氏说话,只曼声道:“我希望众位姨娘明白一个道理。就算我不公正,你们也要给我忍着、听着。还是那句话,大房后院当家做主的人是我。你们若是不乐意守我的规矩,就收拾包袱,同杜姨娘一个去处。”话罢,清容站起身来,看也不看屋子里的众人,直接转过屏风进了内堂。

大李氏小李氏等人是有苦无处诉,原本想着法不责众一起向清容发难,料想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招架不住,会被唬住。

结果她们反到被一顿收拾,如今当着金姨娘等人的面儿,是又羞又恼。

清容一进内堂,浮翠忙捧了茶来,道:“少夫人消消气。”

清容笑呵呵的接过,她是说的很口渴了,牛饮了好几口,道:“她们也值得让我生一回气?”清容说着,转头夸赞饮翠道:“方才你做的很好,不要让她们摆出的姨娘款儿压住。别说她们不受宠,就算是关禾秋来了,你也不必心虚。只要你行事端正,我会在你后面撑着你!”

饮翠很是鼓舞。

清容又忍不住含笑补充道,“就算你们行事不端,关上门儿咱们自己说。我也不会让外人轻易动你们分毫的。”

几个丫鬟都格外的安心,一脸的感恩戴德。

且说碧姨娘等人悻悻而去,一出门前厅的门,正好碰见了瑜姐儿。

瑜姐儿刚起床,这会儿听清容的话,正在院子里走圈儿,锻炼身体。

碧姨娘一瞧见瑜姐儿,立刻拉住她。

如今守着瑜姐儿的婆子、丫鬟都是海棠院的人,众人纷纷上前拦阻。

碧姨娘撒泼骂道:“没眼色的狗东西,我是她亲娘。就算当着世子爷、少夫人的面儿,我要同我亲生女儿说话,也没有不让的理!”

几个人都有些犹豫,碧姨娘趁着这功夫,立时将瑜姐儿连拖带拽的拉出了海棠院。

婆子见状,当机立断道:“我跟上去,你快去告诉少夫人。”

碧姨娘将瑜姐儿带出海棠院,寻着无人的角落,让丫鬟守着,她蹲下来问瑜姐儿道:“那贱人对你可好?”

瑜姐儿有些反应不过来碧姨娘说的是谁,她被碧姨娘拉着,自然的有些害怕,怯怯道:“姨娘说的是谁?”

碧姨娘不耐烦道:“你个蠢物,还能是谁,当然是少夫人!”

瑜姐儿小声道:“母亲不是贱人,母亲对瑜姐儿好。”

碧姨娘听见自己女儿这样说,气的立时在瑜姐儿胳膊上拧了一把,压低了声音,凶神恶煞的说道:“你这小没良心的,忘了是谁生的你吗?”

瑜姐儿被掐疼了,撇嘴就要哭。

碧姨娘抬手指着瑜姐儿,威胁道:“给我憋回去!”

瑜姐儿不敢哭,眼泪在眼圈儿里打转。小小的一个人儿,十分害怕无助,忍不住瑟瑟发抖,道:“姨娘,我错了,你让我回去吧。”

碧姨娘忍着气,勉强笑了笑,抬手轻抚着瑜姐儿的小脑袋,道:“姐儿乖,你难道不想要跟姨娘回去吗?”

瑜姐儿忍着眼泪刚想摇头,可转念一想,又没有敢做声,只垂头不语。

碧姨娘道:“赶明儿你同少夫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把那滚烫的茶杯打翻。烫伤了手,再同你爹爹说是少夫人虐待你,你就可以回到姨娘这里了。”

------------

089.事儿已经成了

瑜姐儿怯怯的摇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碧姨娘看着便是气不打一处来,抬手照着瑜姐儿的身上就是一巴掌,道:“你是谁生的!”

瑜姐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还是不说话。

清容已经到了门口,听见哭声,直接提着长长的百褶裙摆直接冲了出来,大声呵斥又举起手来的碧姨娘,道:“你敢!你今儿个要敢把那手落下去,往后也不必在这府里呆着了!”

碧姨娘吓得手僵在原地,清容冲过去将碧姨娘撞得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

清容伸出手对瑜姐儿道:“咱们回去。”

瑜姐儿还没有平复过来,可看见清容的手,飞快的就攥住,生怕谁把她拉走一样。

回了后罩房,清容抱着瑜姐儿坐在膝上,软声安慰道:“瑜姐儿,你若是想回去同你姨娘一道,尽管与我说就是了。我自让你回去的,千万别伤了自己。我这样说,倒不是怕你爹爹误会我。”

瑜姐儿扑进清容的怀里,一边怯怯的哭,一边摇头,小声道:“瑜姐儿不回去,瑜姐儿不要姨娘。姨娘坏,姨娘骂瑜姐儿还打瑜姐儿。”

清容忙安抚的顺着瑜姐儿的背,软声细语道:“好、好,你说不回去,咱们就不回去。记住了瑜姐儿,你是爹爹的长女,爹爹和我永远疼你爱你。不要惧怕任何人,若有人敢欺负你,挺胸抬头的怼回去。”

瑜姐儿没听懂清容的话,泪盈于睫的抬头,睁着圆圆的眼睛,好奇的问道:“什么是怼?”

清容尴尬的一笑,耐着性子解释道:“嗯,大意就是你也欺负回去。什么都别怕,有我和你爹爹为你撑腰呢。”

瑜姐儿心里暖暖的,不安与惊惧渐渐散去,天真的眼睛忽闪忽闪的,“那,那小姑姑们欺负我呢?”

清容豪迈道:“照样怼回去……照样欺负回去。打不过就找东西,手边有石头就用石头,有棒子就用棒子。”

一旁的袁妈妈和梅蕊吓得瞠目结舌,连声道:“姐儿可别听少夫人的,不能打人,若是把人打坏了呢!”

清容瞥了袁妈妈和梅蕊一眼,表示不满,又叮嘱瑜姐儿道:“我呢,希望你是个讲道理的人,却不希望你成为一个懂事识大体的人。你需记住,懂事与识大体不是无条件的忍让。你可以懂礼貌,尊老爱幼,但是更要有原则。”

瑜姐儿听得懵懵懂懂,忽闪着大眼睛望着清容,道:“母亲,什么是原则呢?”

清容想了想,才徐徐道:“简单点来说,就是在你自己觉得无所谓,没关系,不会受伤的情况下,你可以让着你的小姑姑们。但是如果她们让你受伤了,让你身上或是心里不舒服了,就一定要反抗到底,怼回去。”

瑜姐儿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清容笑了笑,很温和的抚着瑜姐儿的头,道:“没关系,我会慢慢教给你的。”

几个丫鬟在一旁瞧着,都觉着很温馨感动。

这府里没有什么秘密,清容一早上同这些妾室发飙的事儿,宋昭一回府便听了个全。

这话自是都从大李氏、小李氏嘴里传出来,没一句好话,都是清容厚此薄彼,处事不公,动不动就要把人赶出府,如何霸道嚣张云云。

“从前在沈家,看你也算是个好脾气的。有人说你霸道嚣张,我还以为是听错了。”宋昭一进门,便笑吟吟的开口,道:“我很好奇,当年沈家的小绵羊,现在是披上了一张狼皮,还是原本披着的是个羊皮?”

清容懒洋洋道:“时移世易,在你们魏国公府,遇见了狼就该披狼皮。”

宋昭笑道:“倩姨娘、湘姨娘两个是娇气了一些,也还不至于就成了狼。”

清容懒得同宋昭告状,也不想再同宋昭讲一遍白日里的道理,只淡淡道:“协议,协议!”

宋昭不满的撇嘴,“好,好。我不插手便是,不过我这也是为你着想。真等到府里内外都说你专横霸道,小气不容人,可就有损名声了。”

清容很不在意,“有什么相干,我又不靠着名声吃饭。”

宋昭被清容这歪理引得一笑,不再提早上的事儿,只低声道:“韩二今儿个离京了。”

清容掰着手指头数日子,可算把日子给数到了。激动的一脸兴奋,可不到片刻的功夫,又扁嘴失望道:“可惜我不能亲自去出这口气。”

宋昭安慰她道:“陆籍只能比你更狠,到时候让他亲自讲给你听就是了。”

清容还是有些失落,因着宋昭来给她报了信儿,之后几日满心都是这件事。

这日下午,她在蕙质精舍准备新年礼盒的一应事宜。便有人进门报道:“少夫人,世子爷来了。”

因着蕙质精舍不招待男宾,宋昭从没进来过,便是来找清容,也多半是寻她一起回府。刚过晌午,他正应该当值的。

来报的丫鬟极伶俐道:“少夫人,除了世子爷之外,还跟着一位公子爷,像是有事儿来找少夫人,可要请世子爷进来?”

原本只听见宋昭一人,清容还觉耽误工夫,很麻烦。听她提起还跟着一位工资,清容立时来了精神。恐怕是韩二的那件事儿成了,她兴致盎然的吩咐人道:“让世子爷带着人从后门走,去最里面的厢房,千万别撞见外面的女客!”

小丫头应了一声,立时快步出了门。

清容又吩咐浮翠道:“你去休息厅拿些茶点来。”

浮翠道:“都拿些什么?休息厅的茶点,可多着呢。”

清容未及多想,随口道:“来者就是客,何况又是世子爷的朋友,总不能薄待了,你看着一样都拿一些就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