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青春校园 《庶女升职记》作者:一笺清秋 (完结 +番外) TXT下载 《庶女升职记》.txt

第 20 页

庶女升职记 一笺清秋 7164 2020-03-03 20:01

旋即,元珩突然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原来是李姑娘,原来是大梁月报!沈清容,你可曾想过,公主会对我们做些什么?你可曾想过,她会不遗余力的破坏你我?”元珩一声高过一声,最后望着清容镇定表情,心也凉了,沉声而绝望地问道:“你,心里可曾有过我?”

“我心里自然是有你的!”清容很果断的抢答。

元珩却摇头,失落地说道:“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我甚至一度想过,要不要与你远走天涯。”

清容心里一跳,古代就这么流行私奔?

元珩话锋一转,却道:“可我母亲只有我这一个儿子,我是四房全部的指望。我一定要出人头地,踩在江夏侯府的头上。我不能带你走,不能放弃我现在努力得来的一切。”

清容认同的点头,道:“就算大梁很大,可咱们违抗皇命,也是绝逃不掉的。”

元珩忽然激动的上前,双手扣住清容的肩膀,将她提了起来,道:“我是要同你说对不起的……”

清容被元珩这模样吓得愣愣的,小声道:“你没有对不起我,事情到这一步,是我们都不想的。”

元珩看着清容冷静而漠然的眼神,捏着他双肩的手仿佛被烫了一般,羞愤的推开清容,转身不在看她,“我是想来同你说清楚,给我们俩彼此一个了断的。可如今看来,你已经不需要什么了断。这近一年来的感情,也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清容内心剧烈一颤,有些无言以对,默默的就流了泪,可仍旧语气平静的说道:“我,我不想连累你,拖你的后腿。我也知道,全是我搞砸了。可就算我把公主的事儿说了,就算咱们彼此一早就知道皇上会赐婚,又如何呢?我们可以轻易逆转这局势吗?”

元珩背对着清容,深吸一口气道:“你倒是想的清楚明白,明白到,这么心甘情愿的便接受了。”

他说着,几乎是决然而去。

清容深觉对不住元珩,心里难过到不能自已。

躲在屏风后面的华堂郡主与润容两个忍不住瞧瞧冒出头来,看元珩是不是真的走了。

“你这丫头可真是个凉薄的人!”华堂郡主啧啧的从屏风后出来,可一见到清容脸上的泪,便有些说不下去,只道:“方才还说的那么淡然轻巧。”

润容道:“她打小儿就这样,我就从没见她生气发怒,要死要活过。总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实际啊,难受了也都在心里憋着。那沈泠容之前都把她推下水了,要是我,甭管什么三七二十一,先上去打她一顿出了气才是。她那会儿还晓得冷冷静静的同太太讲道理!”

润容说着,走上去自然的把清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怀里,道:“其实也是个有血有泪的,不过都往自己肚子里咽了。”

华堂郡主是没有姊妹、兄弟的,看着两姐妹感情这样深厚,很是安慰羡慕,也拿了娟子递给清容,道:“赶紧擦一擦,擦完了,也把你这吃亏性子立刻给我改了!嫁去魏国公府那样的人家儿,不许在憋着、忍着、挨着!要时时刻刻记住你世子夫人的体面与威风!”

清容被两人左一句、又一句的安抚,很快便止了泪。她到底没想过,会这般与元珩结束。

果然,在大梁自由恋爱,真是痴心妄想。

清容的嫁妆备好,眼瞧着便到了催妆的日子。奉国夫人府因着清容这一百四十八抬的嫁妆,忙的是人仰马翻。这时候,沈家的人竟然到了。

三房太太带着沛容、泠容两个,抬了十二抬礼来。

沛容一见清容,便笑道:“没想到咱们姐妹几个,除了大姐姐,竟是五妹妹最先嫁人!”沛容还是一副笑脸迎人,温婉端庄的模样。

润容对这三人没什么好脸色,不耐烦道:“你们来做什么?”

三太太同华堂郡主见了礼,没理睬清容、润容两人,只程序化的说道:“虽说是过继给奉国夫人了,可到底是我们老爷的骨肉,她既是嫁人,我们老爷也不能不管的。”

“魏国公府那么重的彩礼,你拿什么当嫁妆?难不成奉国夫人会给你出这个嫁妆?”泠容冷笑着哼了一声,“你是没良心的,但我们沈家大度,不能对你不义。”

她话罢,一副大义凌然,鄙视小人的表情。

润容指着外面的院子,对泠容道:“你可瞧见外面忙来忙去的人在做什么没有?”

泠容不耐烦的说道:“爱做什么做什么!”

华堂郡主礼貌而疏离的向着三太太一笑,道:“这可多谢了,越是这个时候越不怕锦上添花,加上沈家这十二抬,清容这嫁妆便是正好一百六十抬,我再额外添八抬,索性凑够一百六十八,那可是又顺又发,大吉大利了!”

三太太与沛容、泠容闻言,皆是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三人都怕是听错了,什么一百六十八抬?皇帝嫁女儿,怕也没这么夸张吧?!

润容冷冷的一笑,挑衅的向着泠容昂了昂头。

待三人又是震惊,又是不满的离开,润容极过瘾的大笑道:“过瘾,可真是过瘾!不过,若是把那嫁妆给沈家扔回去,我就更过瘾!”

清容却摇头,道:“沈家人道貌岸然,搭台唱戏给别人看他们的大度,咱们凭什么不收,收不收的都是咱们吃亏,至少收了还能落下点儿东西来。我也不要那么多的嫁妆,不如都给润容、祹哥儿留着。”

润容却连声道:“我不要你的,等到我有那一天,他们照例还是要给我的。你就这么一百六十八抬,轰轰烈烈的抬去魏国公府,气死沈泠容!”

到了第二日催妆的正日子,奉国夫人府各处早早的忙活起来,沈祹穿上大红吉服,兴奋的在屋子里听先生、婆子一起给他重复押嫁妆的礼仪,又问他有没有收好钥匙云云。

沈祹兴奋的小脸儿通红,道:“安心吧,安心吧!我都不小了,我全记住了!”

说着,外面便有人激动的跑进来道:“来了来了,世子爷来了。”

润容好奇道:“还有谁?还有五皇子,忠义伯府的几位爷,并着沈家大姑爷,宋家的几位爷。”

这沈家大姑爷便是说的大姐夫,五皇子和叶家的人也来催妆,倒是格外让清容等人震惊。一般都是男子兄弟挚友,来的人越多,身份越高贵,便代表越重视女方。

清容这嫁妆,也算得上是十里红妆了。抬嫁妆的队伍,逶迤蔓延了整条街。街边胡同口,站满了围观看热闹的人。

因着彩礼、嫁妆,闹得满城风雨,到了五月初八的正日子,看热闹的人便是更多了。

清容一清早天还没亮,就被拎了起来,在睡梦中被婆子们梳妆打扮。她两辈子都没嫁过人,对这隆重的婚礼深感麻烦而头疼。对方还不是真爱,她连一丁点儿期待都没有。

她一路仿佛牵线木偶一样,头上盖着盖头,喜婆说走便走,喜婆说停便停。一直到进了洞房,宋昭掀了盖头,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她才勉强回了神。

宋昭今日穿着一身大红喜袍,被满屋子的红烛照的满面红光,那副妖艳贱货的脸孔,看着更英俊潇洒很多。

屋子里的人立时退去,宋昭似笑非笑,得意的看着清容道:“你不是打死也不嫁我的?”

清容见人走了,她也总算能松快一会儿。一边拆着头上繁复的发髻,一边道:“你以为没有圣旨,我还会嫁你!”

宋昭不以为然,“反正不嫁你也嫁了,我什么样儿,你是心知肚明,我也无谓与你装了,我走了。”

清容冷着脸问他,“去哪?”

“这还用问,自然是风荷院。”

清容淡淡道:“你今儿晚上,哪儿都不准去。”

尽管比起宋昭那一大坨,她身量显得实在娇小单薄,可这气场瞬间两米八,令人不容置疑。

------------

042.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宋昭已走到了门口,正要开门,听见清容这话,那张痞气欠揍的俊脸慢吞吞的一转,难以置信的盯着清容,道:“哪儿都不准去?”他说着,浓重的眉毛一侧挑起。

清容表情庄重,大大方方的点头,“对,你今天晚上要留在正房。”

宋昭笑容暧昧,从头到脚的打量着清容,样子色眯眯的,“不,不大方便吧。我倒是不吃亏,不过你……”

清容对着宋昭大大的翻了个白眼,一副很不爱多看他的样子,“瞎想什么!当然不是真的洞房花烛,我还小呢。”

宋昭嗤地一笑,道:“嗯,是小的很。”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便盯在了清容的胸脯上。

清容顺手抓了一把洒在床上的桂圆红枣,直接向着宋昭掷了过去。

宋昭行动灵活,闪身躲开了。

清容站起来,走到桌前坐下,又指了指对面,同宋昭道:“我们需要谈一下。”

宋昭见她这般郑重其事,越发觉着好笑有趣,他吊儿郎当的坐在清容的对面,双手托腮,道:“夫人有何吩咐?”

清容微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慢悠悠道:“不管之前怎么说,咱们俩是成亲了的。”

宋昭没应声,只懒洋洋的点了点头。

清容睨着他,自前襟处取出了数张纸,摊开放在了桌上,“所以之前签的协议,咱们还是作数的。”

宋昭一听,十分惊讶,道:“那协议不是被你撕了吗?”

清容摇了摇头,笑的得意,“并没有!脑袋一热,留下来了。”

宋昭见状,立时伸手去夺。

清容反应也很快,将那纸折起来,快速的塞进了前襟里,威胁道:“注意你的行为!你可千万不能对不起你表妹!”

宋昭看着她如小狐狸一般狡猾的表情,才不甘被她这样算计,二话不说的站起来,没等清容回过神。他已经俯身,抓住清容的脚腕,倒着把清容给提了起来。

清容唬的大叫了一声,可手竟下意识的护住了胸口。宋昭提着清容颠了颠,清容紧闭双眼,气的嗷嗷大叫道:“宋昭,你会后悔的!”

清容身量还没完全长开,极轻。宋昭毫不费力的提着她,一把将她扔在了床上。

床上还洒着枣儿和桂圆等,被“嘭”的一下扔上去,硌得脊背生疼。

宋昭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清容,道:“那协议你说撕就撕,你说遵守就遵守!你如今已经嫁进来了,由不得你!”宋昭说着,一双大手直接朝着清容的胸前而去。

清容抬手一把拉住宋昭,宋昭没成想清容会用力拉他,被床边的脚踏一绊,整个人直接跌在了清容的身上。

两人四目相对,一瞬间都没了动作,脸“腾”地红了,心怦怦直跳。

宋昭显然已是花丛老手,只含笑,声音低沉染着情欲,“不如,咱们干脆假戏真做,洞房吧。”

清容被吓得,立时捞起自己握着的宋昭的那只手,一口咬了下去。

宋昭疼的嗷嗷大叫,连声道:“疼、疼、疼,松口,快松口!”他已经第二次被清容咬了。

清容心里发慌,下口便没了轻重,等宋昭强掰开她的嘴时,手已经被咬破,出了血。

宋昭气的青筋暴起,从清容身上离开,坐了起来,怒道:“你,你当真是个小狗儿!”

清容见他手出了血,十分心虚。可脑袋一转,立时计上心头,瞧着床上扑着的元帕,清容直接捞起,按在了宋昭的手上。

“既是流血了,就别浪费。”清容小声叨咕着,脸上露出歉意的笑容,强词夺理道:“你看看,我这不是阻止你做出对不住你表妹的事儿,往后后悔吗!”

清容用那帕子擦了两下,所幸,宋昭的手是皮外伤,也不深,这样紧包着便很快止了血。

宋昭瞠目结舌的看着清容,“你……你还知道这个?”

清容混不在意的说道:“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你,还见过猪跑?”宋昭简直震惊不已,一副怀疑人生的表情。

清容大喇喇的答道:“成亲前嬷嬷会教的啊。”

宋昭表情复杂的看着她,“我,我长这么大,真是没见过你这么……这么,”宋昭搜肠刮肚,似乎找不到什么附和清容的形容词,半天才闷声道:“这么个奇女子。”

清容对他的褒贬丝毫不在意,一边顺手将床榻上的红枣、桂圆等扫到地上,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过奖、过奖!”

“你还真当我是夸你呢?!”宋昭简直哭笑不得。

“无所谓的,你只说那协议你要不要遵守,那铺子和田庄你到底给不给我?”清容黑碌碌的瞳仁儿盯着宋昭,隐隐散发出压迫感。

宋昭被她盯的不自在,硬挺着脖颈,转头道:“我拒绝!”

清容也不深说,直接威胁地说道:“那你可别后悔!”

宋昭强硬道:“男子汉大丈夫,举棋无悔!”

清容点了点头,抬手对他做了个请的姿势,指着碧纱橱外的罗汉床,道:“那便请世子爷那边去睡。”

宋昭道:“凭什么?你说留就留?”

“那我明天就去找魏国公夫人,就说你半夜被关禾秋叫走了!”清容一边拆开发髻,一边慢悠悠的开口。

宋昭大怒,“你敢!”

清容好奇道:“关禾秋说你们两个是发乎情止于理,你同她在晚上”

宋昭打断了她的话道:“没有,我要给她名分,我不能委屈了她!”

清容点了点头,更加不解地说道:“既是如此,那你这大晚上的又做什么非要去别处?”

“我,我自然要为表妹守身如玉的。”

宋昭这话说出来,引得清容哈哈大笑起来,讥诮道:“你连女儿都有了,还说什么守身如玉?”

“这不一样,那些妾室什么都不算。而你是夫人,是明媒正娶的正妻。”宋昭表情格外的认真。

尽管清容对宋昭的逻辑不大认同,不过又说不出什么旁的话。

左右,这两人关于协议的商谈是破裂了,宋昭委委屈屈的窝在罗汉床上,几乎是一夜未睡。

清容对他倒是很放心,被折腾了一天一夜,换了衣裳累的是倒床就睡。

第二日天刚亮,宋昭便起身,去了院子里打拳。

约摸到了卯正,袁妈妈与梅蕊等人便进门来叫清容起床。令有专门服侍宋昭的丫鬟婆子,也一并进房。

清容睡眼惺忪的被梅蕊扶着起身,伺候匀面梳妆。袁妈妈瞧着那元帕,忍不住眼含热泪,小声感叹,清容已是大姑娘了。

等梳妆、更衣过,清容已彻底清醒过来。她立时要同宋昭去祠堂拜祖宗,祭公婆,再去寿禧堂向长辈请安。如今宋昭不再屋子里,也不知取了哪儿,她忍不住问屋子里的婆子、丫头们。

“世子爷呢?”

袁妈妈笑着回道:“世子爷勤勉,天一亮便去打拳了。怕在院子里吵着少夫人,再外院。已经让人去请了。”

伺候宋昭的婆子也陪着笑道:“等世子爷到了,少夫人同世子爷一道去寿禧堂便好。清早儿老夫人那边特意来人说,让少夫人不必急着过去。也不用准备早饭,等请过安在正房留饭。”

这态度,足见老夫人对清容的疼爱了。袁妈妈与梅蕊等人,皆是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连声道了几句老夫人好。

不多时,宋昭便洗漱换过衣裳来接清容去祠堂,祭拜祖先、公婆,自没有什么特别要说的。

等到了寿禧堂,宋家三房的人已经到全了。男女老少,各个满身锦绣,珠光宝气,坐的、站的是满满登登。

清容仔细留意了一下,这群人中没有关禾秋。

蒋老夫人一看见清容,笑的更加慈祥愉悦,瞧见宋昭、清容一前一后的进来,她笑呵呵道:“这新娘子可真好看。”她用最大诚意,展现出了她对清容的喜欢。

蒋老夫人话音一落,在场的一众女眷赔笑,三夫人爽朗的笑道:“母亲这就是偏心了!咱们哪个嫁进来的时候不好看!”

“你们自是都好看的,可我偏最大孙媳妇的模样。”蒋老夫人丝毫不掩饰她对清容的喜欢与满意。

一旁伺候的婆子道:“新媳妇儿给老夫人请安!”

清容上前两步,从梅蕊端着的托盘上取了茶盏,恭恭敬敬的跪地,给国公与老夫人敬茶道:“祖父,请喝茶。”

魏国公笑眯眯接过茶,抿了一口,转身看了一眼身边跟着的管家。那管家便立时双手奉上一个红包,魏国公道:“孩子,往后要难为、辛苦你了,宋昭这臭小子若是敢欺负你,尽管来同祖父说。”

清容被魏国公这话说的心里暖暖的,极乖巧的道了一句,“是,谢谢祖父。”她双手恭敬的接过红包,转身递给跟着浮翠。

袁妈妈上前起身搀起清容,清容又走到魏国公夫人的身前,恭恭敬敬的跪下,道:“祖母,请喝茶。”

蒋老夫人笑的合不拢嘴,正要去接茶的功夫,清容身后的肩膀忽然被梅蕊手中端着的托盘重重的撞了一把,清容手上一抖,发烫的茶水自茶杯中溢出,全都洒在清容的手上。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