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 99 页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5583 2019-11-24 19:51

这一点暂时无法令人看穿,令二人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那些铜勺和铝勺对他们一定有很大的用处,而且只是暂时以勺子的形态被留在太平府监牢。”

“嗯,或许要找到源头才能证明现在这一切猜想。”

他俩最后也下了这么个结论。

但紧接着,他们俩却也聊起了另外一个这数日来在太平府监牢的奇怪见闻。

毕竟,他们都是对犯罪者有着极高敏感度的人,在这样一个谜团前就也会有各自不同的判断,所以当下富察尔济只沉吟了下才突然开口道,

“不过,话说回来,看到杀婴蔡他们这群犯人平常的样子,我觉得这个监牢其实很奇怪。”

撤开一条手臂,倒下来望着二人头了一句。

“奇怪什么?”

段鸮回答。

“咱们这么说吧,你有没有觉得,越是底层的犯人越住在底下,越往上地位越高,就和我们构想的这个监狱地图一样,这是一个有明确阶级的地方,不知道上方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这话倒听着倒有点意思。

说完,终于绑完自己这头长头发的富察尔济还往后一靠松了口气,又拿手指了指在二人上方拱顶的地方。

“我们身处于一个不断向上升的监牢中,越是住在底下的人越无法获知最顶上的秘密,想要了解这个监狱最顶层的是什么,只有亲自想办法进入上层。”

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正是整个监牢堡垒的四到三层正当中。

如果代入他口中所说的话,他们现在就处于最底层往上的一个中间阶段。

而他口中所说的地图,其实他俩方才根据四面堡垒外圈之外的矮树和田地的翻地情况来说来做的一张建筑比例地图。

这种比例图,多是旧时的建筑专家们用于前朝城防构造的。

如太平府主城城垣周长为六千六十米,地基最宽为三十二米的,一般会以五百分比一的比例才设想这个图形构造,此外,堡垒墙和农耕地也会有相应的比例。

可狱中没有笔墨,无法完全记录下关于太平府一号监牢的内部构造。

因此两个人只能盘着腿,并着肩坐在这通风口内,又借着这里头的透过的一丝囚室走廊里的火光就用之前手指大致勾勒了一个内部地图。

而眼前这个潦草的地图,大致分为围绕整个太平府的一个平面测写图。

因太平府监牢是堡垒状。

主体成品字型,左右有两个上方构造的瞭望台。

外有齿墙,埤堄,外还有现在用作农耕地的发掘地。

所以,由段鸮画出他所能回忆出的部分主体,然后富察尔济根据他在农耕时所见补充其余安排。

加上太平府监牢从前就是一座废弃的前朝徽地堡垒建筑物,所以除却外部塔楼,这里是有整整四层囚室的,这些囚室每一个都挨在一起,却因为关押的犯人不同,而使得每个楼层不是从下往上,而是从上往下。

这其中,因他们所处的东西侧牢房,是最底层的,也就是给新进来的犯人们住的,反而不是一层是四层。

所以基本是以佰为开头。

顺序也是玖拾玖号到壹佰四十二号之间。

烈尔泰作为牢头总领,分管他们这批底层犯人,就住在陆拾亿号牢房,也就是第三层。

巴尔图在第二层,也就是陆拾号到肆拾伍号之间。

而最顶上的第一层,也就是常规意义上的四层,也正是上一次他们被关禁闭和国泰死亡的囚室。

“你是说我们身上的纹身?”

段鸮想着这一点,却也理解他的意思,所以当即反问了一句。

“对,你想想,除了咱们俩,其他犯人住的地方,和他们身上的纹身多数也是有关系的,杀婴蔡他们身上多是鼠类,鼠住最底层,鬣狗住第三层,巴尔图是狼住第二层,那么第四层到底是什么,好像真从没有人见过。”

但要是仔细想一下富察尔济的话,确实犯人们身上的纹身似乎和这一整个监狱中的构造和居住情况有着冥冥之中的巧合和关联性。

这一发现,让觉察出有些不对的二人一时都陷入一丝沉思。

“要不要我们再从这儿,过去那个地方看一下。”

于是乎,盯着面前的监狱地图的段鸮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

“如果进不去就算了。”

段鸮却也不执着这一点。

但很古怪的是,当今夜他们真的再次按照两个人原本的设想,从自己的两间牢房的天窗爬出来后。

却发现整个通向上方的监牢似乎只有拾壹号牢房上头的那一个天窗,才会通向整座堡垒监狱的那个特殊通道口。

当他们想从底下上去,却根本找不到上去的路。

这竟然,真的是一条唯有生存在最顶层的那些‘动物’们才能进入的路。

“看来你说的对。”

“那个入口看来只能从拾壹号牢房才能进去,想看一次那个烙痕后面的入口通向哪里也很难。”

这话着,和段鸮一起从天窗上方爬下来,又一次后背都是汗的富察尔济这么抵着墙和他说着,却也觉得这事实在有点棘手。

要想再进一次拾壹号牢房,这就意味着除非他们再被关进一次禁闭室。

否则从其他囚室是没有办法再想办法接近那个神秘的监牢内部‘通道口’了。

“是冒着风险,再打草惊蛇一次。”

“还是,咱们俩重新想一个更大胆也更有效的办法,找到这扇门和那个圆形烙印后的真相,看来势必要做一个新的计划了。”

这话说着,一缕蜷曲的长发这么垂在深刻面颊上的富察尔济这么侧着头挡着点段鸮那边,一下吹灭手中的火纸,这才一下压低些声音在黑暗开口道,

“不过,我有一种预感,咱们或许就快找到这个‘恶鬼窟’背后的原形了。”

“段鸮。”

“你觉得呢?”

第二十九回 (上)

这一句话落下, 接下来有些事情的走向,却已是又一次冥冥中有了定数。

——等待对方又一次出洞。

亦或是主动出击捣破眼前的黑暗, 也成了两个人当下一个至关重要的选择。

因他们人还一起深陷牢狱中,一举一动都受人监视和控制着,且不知道暗处还是否隐藏着其他势力。

所以这一次这个危险而周密的行动计划。

不止是,需要如今还在狱外的江宁和太平官府各方联合起来对抗这股暗中的黑色势力。

也需要他们这两个当下正身处于这一盘局中的人, 用最大化, 也最具有风险和挑战性的方式实现这一次行动。

是暗, 是明。

是进或退, 此刻暂时还没定论。

但当晚,私下见过这一面后, 富察尔济和段鸮还是就这样再一次快速分开了。

两个人从东西侧通风口伸出胳膊一下抓着借力的爬下去, 走之前收拾干净了地上的一切水迹火纸才撬开天窗踩着墙壁,正常地回到牢房内躺下睡觉。

可他们这边才从上头下来,又一躺下,两边所住的那隔着一段距离的单人囚牢,在这一夜的子时过后分别归于平静。

在他们回到监牢底下的半刻后。

属于太平府的一位夜巡狱卒就再一次出现,并重点检查了他们两个所在,当烛火照亮囚室一角, 见二人老老实实呆在里头睡觉。

这今晚在此地守夜的狱卒才起身又一次离开。

但两个背对着漆黑一片,佯装着熟睡的人当夜却都没睡着, 反而是重新睁开眼睛,不知道想些什么就这么望着暗中熬过了大半夜。

段鸮枕着一只手臂躺在身下的泥土床上面无表情地不动。

在他的手上是那把之前曾被他拿出来的铜勺。

脚上的铁链晃动着的富察尔济那一头却也眼神若有所思地盯着囚室顶上,张开着举着条胳膊不知在想什么。

而就在与这一名狱卒离开四层并在这之后, 一步步沿着通道进入二层监牢之中。

不同于他们这一头,这一边的夜半三更的二层囚室内,滴滴答答因闷热而挂落的水正从顶上一点点漏下来。

铁栅栏内,有火光和人影在晃动。

“——”

来回细细索索的脚步和木桶倒水声中,一丝隐藏着某种不寻常秘密的气氛笼罩在这死囚牢狱之外。

等低头这吹灭了手上的一个铜蜡烛台,这连夜巡逻完上来报信的狱卒这才小心一步步进来,却见光线并不亮里头已或坐或站约四五十号人了。

这里是巴尔图的临时窝点——肆拾捌号牢房了。

里头的人,就是以巴尔图这一伙人为首的那群打手。

而虽往日里不显,此刻这群人倒是一个个手上在里头像野兽一般或是盘踞着坐着或是蹲着,有种个顶个都暗藏凶险的危险之感。

在这伙人的桌上,是倒在旁边的酒壶,几个小菜,还有一些番摊做了的赌博工具。

另有一大壶二性子水,数个边缘挖了均匀小洞,盖了盖子的大木桶和一地流淌着从上方一个支开的天窗口用一根长长的细竹管接下来的流动水。

酒菜和赌博工具。

——是他们白日里面对其他监狱里犯人所做的表面伪装了。

倒是那一壶二性子水被拎着又由一个手下倒进了旁边烧开的铜炉里,又带起了一阵蒸发开来的水汽,看着不多见。

那水汽呈现雾气状涌上囚牢的顶,又迅速因接触铁牢笼而冷却形成新的流动水,以此形成一个内部供应水的循环工具。

而和往常犯人们装在木桶里少量供应的苦水相比。

这些味道虽还有些苦,却已经经过一次蒸馏改善水质的二性子水已是来的不易。

只有肆拾捌号牢房才有,那白天在槽口跟随着巴尔图的黄毛’四分六‘和‘五分五’正在拿壶忙碌地烧这些二性子水,但却不像是用来用来喝的。

这帮打手们忙得各个汗流浃背,却也一语不发地不停往里倒水,仿佛训练有素。

一边桌底下有些用以蒸馏提炼干净水的干净木桶,竹管子流下来里的水也在源源不断地供应着铜壶里二性子水的烧煮加工过程。

沿着那一根根漂浮着,顺着那些洞口插在木桶里的管子。

只听咕嘟咕嘟的一个个细小气泡在密闭加工着净水的铜炉里爆裂,作响,又一滴滴地化作水流流进更旁边的干净木桶里。

这一幕,任凭谁看了都得怀疑这伙人到底每一夜到底都在干什么。

毕竟,监狱里拉帮结派本是常有,一伙人和一伙人并不买账也是常事,连朝廷都管不了他们这群牢狱之中的犯人。

可这一次,一眼望去,这些人虽差不多是犯人打扮,却不止是巴尔图手下的那群人。

平常却也分布在不同的牢房内,看样子并不熟,可一到晚上,这群人竟真的以一种不知名的怪异方式聚集到了一起。

他们为何这么反常秘密聚集在此。

还在来回像一个民间多见的加工作坊一样,处理和提炼这些成桶成桶的二性子水,怕是只有这个监狱窝点内部成员才清楚了。

但显然,在人后,一直以来支撑这伙人在狱中利益链条生存的方式。

他们以紧密不可分的监狱关系维系在一起,用这样特殊的联络方式进行成员之间的私会,怎么看都不像是平常的一群进来老实坐牢等死的犯人们。

“巴爷。”

对此不敢多问,亦不敢多说什么。

那私下收了不少贿赂,明明是穿着打扮个狱卒,却更像是这一伙人一分子的狱卒低下头拍拍袖子作揖叫了下人。

地上因正在继续加工那些铜壶里的二性子水,弄出更多蒸馏水而潮湿一片。

官靴踩在上面都湿滑的很,其余不作声的手下见此让开了些,但每个人的肩膀胳膊都是绷紧着的,有种帮派中常见的冰冷威慑人的恐怖之感。

在他们身着白色的囚服身上,也有不同部位的青色纹身。

看样子都是入狱时纹的,但每一个也都并不一致,确有一种内部阶级分明的怪异之感。

“嗯,过来这儿。”

里头那气氛怪异围成一圈的犯人当中,辫子和耳环都尽显蛮横凶悍之气的巴尔图看见是他也摸了摸耳边的狼形纹身,又扔了半块银子过去就招手招呼他过来。

“今晚去检查底下牢房过了没有?”

虽将这种单方面的监视已持续了小半个月,但今晚还是想先确定下某件事才觉得安心的巴尔图这么开口问道。

“那个傅尔济和段鸮这一次有没有什么问题?”

“没有,这两个人的囚室都检查过了,还是和之前一个样,就是呆在牢房里睡觉,睡得和死猪一样。”

这弓着背没起来的狱卒搓搓手回答,并将自己所见的都如实地告诉了巴尔图。

这个答案,听上去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从月初到现在,每晚太平府监牢内部内的动向他都一清二楚,却也似乎没什么改变,巴尔图听到一时没做声,但就在他思虑着何事有将一双虎目落在了自己的手上。

在这阴暗无边的肆拾捌号牢房里。

隐约有数个人影跪在地上——面孔讽刺恶意,一身囚犯服歪倒在泥土床上的巴尔图手中的依稀是一封已拆开的密信,里头夹杂着一些红头盖印的官府卷宗,而这正是由手下们从狱外神通广大带进来的。

“…段鸮,世宗七年进士出身,自顺天入狱,内务府曾判罪五年,十三年大赦后出狱,并于新帝五年再次获刑斩立决……”

巴尔图口中所一点点读下来的正是他手上那封信,这一行密密麻麻所书写的红头小字看着不像是假的。

批文后头还有军机处的专属印章,另还有工部和南书房章京亲自签署了关于此人罪行的数条。

因当下进入太平府的入狱记录可以由官府伪造。

但这个名叫段鸮的,曾经身上所背负的案底却是改不了的,他真的在五年前因犯过什么事而坐过一次牢,这也间接说明他当初入狱时并没有说谎,他就是个货真价实,一而再再而三入狱的‘恶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