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 80 页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4498 2019-11-24 19:51

“那是顺天,皇城脚下。”

“王田孝在被捕后最后竟然还能安全逃走,除却他背后隐藏的势力,定然还有一个重要的缘故,那就是他也许只是个当初帮助别人逃跑的‘白鸭’,而你才是……”

这一句话落下,空荡荡的囚室里一头冷汗,停下不动的花蛛蜘蛛却是不作声了。

“咚——”

午夜的梆子声敲得人心慌慌,

丑时二刻。

杭州府县衙的一间牢房内。

一身被抓捕时扯散了的笔帖式衣裳,脚上的鞋面都显得狼狈许多的崔洞庭正披头散发地坐在囚牢中。

结束了今晚的行动,已在外头等候了许久才进来的富察尔济是坐在他面前一步,隔着一张案几如是问着的。

两个人的视线也在这一刻有了交汇。

崔洞庭这个人的长相,和之前杭州府画下的那张通缉令上长得大致相似。

鹰钩鼻。

阴毒相。

极深刻的眉眼,年方三十多岁,却也是个心狠手辣的人。

确确实实就是他们想要抓住的那个流窜于多地的幕后凶手。

崔洞庭,原名崔赟。

年方三十七岁,昭陵人,此人原也是世宗十三年举子出身,此前数年都在各地给官府做笔帖式,他的专长除了衙门里的文书工作,其实另有一门极精通的学问——那就是数学。

他当年和常人一般考科举之时,本身选的就不是八股文这一科,而是工部主管的珠算和心算一门,正因为如此,关于天目山上持续多年的麻叶交易才会神不知鬼不觉地维持了那么多年。

他依靠质数法,和对数字的先天敏感度设计出了这一套的交易手法。

以此作为一个贩卖和运输的中转地,将包装为‘陈茶叶’的麻叶源源不断地运输出去,换取大量的金钱财富,再次在别地行凶。

这才有了处州府杨青炳一案,和江宁府王田孝的再次现身。

可一开始对于富察尔济的问题,这个男犯人却并不打算好回答,因崔洞庭看他的眼神是极为蔑视的。

在他这样见惯了黑道上各形各色的人看来,富察尔济这么个样子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先天的样貌是摆在那儿,但一只眼睛还是半瞎的。

衣着也不气派,甚至是落魄穷困的。

这样的人,多是个烂泥鳅般的底层之人,才不会是什么了不得的龙虎,就算这遭将他设了个圈套关进了这大牢之中,却也不被他这般的人物放在眼里。

但偏偏富察尔济接下来突然的一句话,却将崔洞庭的思绪和理智一下子搅乱了。

“你就是当初在处州救走杨青炳用白鸭换走人的那个人吧?这是我们在处州的第一次邂逅。”

“……”

“不,或许更早,顺天府五猪人一案,王田孝当时二十岁,之后二十四岁,被叫做‘亥猪’,而你当时应该三十二岁,现在三十七,当时则被叫做——”

“亥猪。”

“癸猪。”

这各自从两边刑房响起的一句,恰似让这崔洞庭和花姑蜘蛛一起这么一下子坠入了冰窟窿里。

他们没想到,关于这桩自己背负的‘旧案’竟会在这样的情形下被再次提及。

五猪人案。

那一场世宗十三年谁也不曾想再回头去想的诡异而恐怖的答案。

“……你,你到底是谁。”

“你这样的人……过去绝不可能是个籍籍无名的人,我从前,一定听说过你的名字。”

“报上你的名来,来日……那些还没被抓住的‘蜘蛛’和‘已猪’他们都定不会放不过你的。”

这一刻,这不约而同的一个问题一旦问出口。

位于两边刑房中的两个‘蜘蛛’,却得到了相似却也不同的一阵沉默。

身处于他们对面,那两个已经各自站起身,都即将走出这暗无天日的牢狱中的挺拔身影一起望着外头不作声了。

富察尔济。

段鸮。

这固然是他们各自的名字。

但在此之前,他们的确还有着另一个不为人知,却也隐秘光辉充满铿锵历练的过去。

明明他们都不知道另一头的发生。

但这一刻,两张隐藏在黑暗中的面容却仿佛又重叠了,直至,那尽头处站着的身影回过头,一句令那深陷牢狱之中的囚徒面容陷入震惊,愕然和不可思议的回答就此响起——

“海东青,八方尔济。”

“南军机,段玉衡。”

四日。

顺天府

一处暗巷。

马车正从街头奔跑而过,夜半三更,打更的梆子声搅和的人心慌。

这地方,像是个不算起眼的民宅,但里外极气派,有种说不出古怪神秘的做派。

堂前的数张太师椅上,围坐几人,在那堂上的一人,手掌中依稀握着一根红色的丝线上,悬挂着一块被菜油擦拭的干净的罗汉钱在梁上来回摇晃。

康熙通宝。

五猪人。

此前一切线索到此绕了个弯回到了顺天,而就在这皇权之手可触的地方,这一伙深夜聚集于此地的人却已经获知千里之外,今夜注定要大事不妙了。

“这,这二人到底是谁,为何能将洞庭和花姑子他们全部捉拿在杭州府!”

“……南军机。”

那用老迈的双手伏在桌上,白发苍苍的面容却看不真切的老者嗓子里摧枯拉朽的嘶哑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是那段……段?那人不是早就随着世宗去世,消失在京城了么!怎还会时隔五年再次出现!”

这一句话落下,立时引起了那一旁的另两个人的激烈反应,他们的手掌上各有一块一模一样的罗汉钱。

这似乎就是他们彼此之间最重要的身份证明了。

“……竟还有那群可恶又该死的海东青……这群人,竟真的还都在世上无所顾忌地行走!”

“世宗十三年,风云多变。”

“在这最后一年中,官场,民间都发生了很多事,而这些事,至今是这江山阴影下无人知晓的秘密。”

“世宗是一位政治生涯十分短暂的帝王,虽只有十三年,但他在死后,却依旧用他一生的权谋和智慧,为眼前的大清留下了很多足以保卫他心中河山而赴汤蹈火的武器。”

“这些人将会是我们接下来最大的敌手和阻碍。”

老者的白色胡须下,那苍白衰老的嘴唇扯开一丝讥讽嘲弄的弧度,但许久,他还是如此缓缓地望着手掌中的罗汉钱开口道,

“时隔多年,他们……终于是一起带着当年的旧债找上门来了,咱们也是时候,正面邂逅他们了。”

话音落下,那于暗巷中说完这话的黑衣人已转身离去,只剩下蜘蛛沙沙结网的声音,和下一场关于犯罪的追逐和谜底还在继续——

五日。

杭州府

此前临安的这一场骚乱到此终于平息,崔洞庭和花姑蜘蛛被捕,但这一起起案子的后续似乎却远没有到此结束。

花鼓蜘蛛和崔洞庭口□□同提到的那个已猪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谜题怕是要留到接下来对于这一伙人更深入的调查了。

只是经历这一案,他也终于明白了。

过去,这么多年来,他要的根本不是一句旁人对他的劝告。

如人饮水,越是心性高傲之人,最见不得旁人同情自己,他曾经被击垮的不是长此以往的信念,而是那一刻败给自己的无力。

可他为何寻找真相。

只因为这世间的善如星火,似明灯,恰似一把烈火,将这混沌浊世照得令人睁不开眼。

东升大白,天道干净。

但凡他活一日,这份正义他便要一直守着。

这么想着,段鸮一个人抵着墙站着望着不远处的夜色。

就在这时,属于另一个人的,打破沉寂的脚步声就这么响了起来。

他们一个就这么站在尽头东,一个站在尽头西,在这一刻,却仿佛心照不宣地抬起头又望向了彼此。

可这一眼,两个人都却懂了。

那不是别的,只是一个人的释放。

闯破眼前黑暗的真正的心灵释放。

那一刻,星辰落在彼此的双眸之间

意气风发。

却也自在光明。

在富察尔济的眼中,段鸮似在看着今晚天空中的星星,但那眼睛却比星河本身还要璀璨。

他依旧是那一身蓝衣,但衣摆却随风而动。

没了疤痕。

少了阴霾。

整个人变得魅力四射,仿佛女子们最喜欢那种类型的段鸮似乎也对自己这样的身份很适应。

这样完全外放姿态的段鸮,真的显得非常地有个人魅力,比这江山,河川还要独特,或者说,令人心驰神往。

“喂。”

“走之前,要不要去个地方。”

这么说着,一身皂衣站在他面前,有着像是海东青一样漆黑眼睛的富察尔济突然提了个建议。

“去哪儿?”

段鸮。

“去看个东西。”

这是又想搞什么。

段鸮心想。

但作为另一个从来都隐藏着自己真实性格的疯子,他不得不说也被勾起了一丝常年沉寂下的激荡。

好像他前半生的冷静,刻毒和机关算尽,总是会被这个人轻易打破。

他也是个有情感和血肉的人。

这样的情感和血肉一点不值得隐藏。

相反,从这一刻,段鸮觉得自己好像能够对着这天下,这江山尽情地袒露了出来。

“就在眼前杭州府一路眺望过去的另一头,路上起初会有些难走,但只要穿过崎岖的天目山,视野就会瞬间开阔起来,若是此时天黑前去往,快马两夜即刻来回。”

“诶,去不去?”

又是这人在月光下,回过头来的一句话。

让一切不合理,都变得合理了起来。

被他这么一搞,段鸮突然也觉得没什么了,他居然被这么轻易地说服了。

“去。”

于是乎,也感觉这一切刚好的段鸮就这么回答了他。

这一次,成了富察尔济和段鸮此后人生中再一起回想起来匆忙,却也异常兴之所至的奔赴。

好像只要从对方的嘴里说出来,一起去看一看吧。

他也突然对那另一头的未知突然不再充满未知和却步,可去自己心中想去的地方,看自己最想看的山河,却恰恰也是他从没有得到过的经历。

一夜踏马。

在耳旁那一下下激烈放肆的马蹄声中,他们脚下,那原本离那海中洲异常繁琐的距离却也在马蹄声中被一点点缩短。

他们都是骨子里热爱着这样事情的人。

这样的远行却也不会觉得枯燥。

整整两个日夜,这不分日夜的行程对常人而言却也漫长而辛苦,他们一起下马踏着那浮浪,涉水而行,终是赶在最好的时候,在那之后如愿看到了心中的一幕。

当亲眼看着这地方,一步步走出那狭窄的视线,牵着马立在悬崖上的段鸮就好像终于想起了自己少年时的志向。

从此不拘于天地,战胜眼前的命运,一直坚定地走出兖州,往更多的地方去,只为站在这样好的山川江河前一展抱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