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 7 页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5434 2019-11-24 19:51

外部围着一群官府临时搭着的木头围栏,避免其他不明真相的人闯入破庙中。

这第一次案发现场的亲临走访,富察尔济和段鸮正一块推门步入这山中破庙之中。

只听“吱呀”一声,两扇掉了漆的庙门被推开,落砖的屋顶上随开门的动静落下的灰尘不多,料想是这两日既有凶案发生,又有官差来收过尸的原因。

因天色还早,有些薄还雾罩在这破庙周围。

官府昨天就将这周遭全部围了起来,也是札克善愿意带他们来,才可以跨过周围这松阳县衙门围起来的白布。

三人进来后便在庙中来回走动,共同寻找些线索。

此刻,看这头顶的梁上木材多是虫蛀过的,庙中气味也是恶臭难闻,

不远处,正对那香案的一方青砖地上,用一白漆将死者原先躺着的地方圈了出来。

那地方积水严重,尸身正是泡在里面多日才会腐烂陈那样,瑞邛死时正对着这菩萨佛像,左手指僵指向那佛像,双脚平放朝内。

富察尔济一走进来便看到了在堂前混乱的脚印。

他当下一人站在正当中就这么低头看着。

那只灰色眼珠却是将眼前寺庙中那些已经被雨水,香灰毁坏的几乎看不出来原本面目的模糊脚印扫得一清二楚。

这并不是他生来就有本事。

虽眼睛见不得光,每每到骄阳处他就得小心躲着点光,但只要是到了这晦涩暗处,常人所看不清楚的一些细枝末节的证据,他就能看得更清楚些。

因一只眼睛废了,另一只眼睛的用处就也更大。

多年来他办案时总比常人多注意些细节,如这石砖地上的脚印,如这屋檐上的一处水珠,如山中四季流水之形,都是他所会平常注意到的。

可此刻他眼中所见,却第一次令又蹲下来些仔细辨认那些沾着香灰的脚印的富察尔济也有些思索。

因为前日官差来办案,向来庙中左侧这一排靠近尸体杂乱无章的官靴脚印便是衙门中人的。

此外,旁边还有些香灰沾上的,是兰春莲,因地面沾水,所以脚印没被擦拭干净,反而因此留在了庙中。

但在这以外,却是只有些杂乱的男子脚印,再找不到另一个女子来过石头菩萨庙的踪迹了。

偏这时,札克善这个人高马大的在后头紧张兮兮跟着进来了。

可一边走进来,还一边拿刀提防地望了眼这曾经发生杀人凶案四周。

当看到那寺庙当中,那具石头表面都烂掉了,所以表情显得也阴森许多的菩萨佛像,这明显吓了一跳的傻大个还是站在底下,不免发憷地双手合十做了个老天保佑的手势。

“……菩萨保佑保佑,保佑我札克善早日娶妻生子,光宗耀祖。”

这话倒是嘀咕的有趣。

“喂,菩萨可是给女人送子的,你现在这是打算拜一拜也给自己求个子么,札克善。”

本打算直接蹲下取证的富察尔济见他在那边拜的起劲,便突然出声地在后面懒洋洋提醒他了这么一句。

没开口的段鸮在旁边听着也可疑地翘了下嘴角,札克善一听就面色涨红,结结巴巴才瞪着眼睛嚷嚷着来了句。

“喂喂,谁说的,我可听人说这天底下菩萨也不是全是女子,就比方说着观音吧,谁说她定是女子啦……”

札克善这一句话,不知为何令富察尔济和段鸮一起顿了下。

当下两人一起脸色一变快速抬头,却见那石头菩萨面露慈悲,好似女相,亦男亦女,一时竟是迷惑了世人的双眼。

——这下,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证人说自己看到和瑞邛在一起的是个女人。

兰春莲非说自己在申时一刻所见的却是个高大魁梧的男人的背影了。

因为瑞邛的情人根本不是个女子,而是个在四日申时着女人衣服在此地和他私会,杀人的男子。

石头菩萨庙夜杀人案,原是如此。

第二回 (下)

因这石头菩萨和尸检二证加在一起,就可以将兰春莲原本身上所有的杀人嫌疑洗清。

为了能救下了那民女的一条性命。

札克善这一遭得知这来龙去脉,便赶紧下山准备去往衙门,又打算寻他的上司马县令从牢狱中放人去了。

可听说他们要一道去官府,某个先前就推说一次的人却只说不去了,甚至在半道上,就又一次招呼不打地直接走人了。

“喂!富察尔济,你当真不和我们去官府看看兰春莲,还有拿瑞邛的户籍宗案么?”

可那一撩帘子就下马车,连旁人都不看一眼就走的人挥挥手却如此背身来了这么句。

“我又不是捕快,兰春莲到底如何也和我没什么关系。”

富察尔济说道。

“况且,你回官府还用得着我指引么,外面太阳太大,等有关于那真凶的线索再来找我,我先走了。”

他这拿上身边一干物证,就这么走了倒让人摸不着头脑。

段鸮对此也没说什么。

半响望着那怪里怪气的家伙已快速在县城街头上消失的背影,倒是又一次令他觉得对方着实是个怪人。

不过他本来就不常和人主动结交。

既然二者本不投缘,多结交一分便是多一分麻烦,倒不如各自一边敬而远之,还是先和札克善回衙门把兰春莲一事先解决才好。

因为这个内心想法,段鸮就也没管太多闲事,先和札克善这么下山去往衙门了。

说起来,松阳县衙门,这地方还是他头一次来。

此地处城西,小县衙本就占地不大,门前还堆着些红鼓两面,虎头牌,水火棍。

凡民告民,可直接堂下击鼓,堂前有衙役几人,正用过早食候在门口,头上戴着红翎尖帽,身上穿着与捕快又有些不同。

此刻,见札克善人一回衙门里。

那三三两两,抱着水火棍坐在地上吃早饭的小衙役起身忘来,捕快只挥手示意他们不用跟来。

札克善算是松阳县捕快的二把手,无需和堂前小衙役特别通报就可以直接进来,还直接跃进来就伸手招呼朝内堂招呼了里头那人一下。

“诶,刘捕快!刘捕快,您今早在可正好!我有事要寻你!”

他这挥手一呼,衙门口那正在弯腰用食盆里的肉喂狗的另一名捕快也抬起来望向这边。

衙门口,那人面前的是条短尾黑狗。

正低头吃着两块生肉,那黑狗生的健壮凶猛,毛发浓密,哈着鲜红的舌头,和那捕快打扮的男子也是好生亲近的样子。

本朝衙门内多养狗,一是为了防范,二也是为了查案,这也是寻常所见的一幕。

段鸮虽是第一次见这人,却也能猜到这大致就是此前所说的刘岑。

见这札克善上一级的捕快刘岑长相甚是威武,一双虎胆眼,胡须颇重,和札克善相比不显粗狂,却也是个实打实的北方汉子身形。

他身长八尺有余,身着一身灰蓝色截衫,一角掖在腰带里,被突然跑来的札克善就这么叫住,却也说话倒是客气,脾性极好。

“哎哟,札克善?怎了?今早你不是去取兰春莲杀人的物证去了吗?另外,这位是……?”

这一开口,便首先问了句旁边的人一句。

刘岑和段鸮对视了眼,段鸮和他不认识就也没开口说话,倒是札克善这个马大哈见状连忙介绍道。

“哦哦,我都给忘了说了,这就是那位新来的段仵作,段鸮。”

“初来乍到,见过刘岑捕快。”

见他真是刘岑,段鸮这般拱手说道。

“啊,原来是段仵作,倒是我们有失远迎了,昨天赵福子他们已经同我说了,下次可让札克善一道请你喝酒……”

那刘岑见状也这样和他寒暄道。

“诶,诶!这喝酒的事可先不急,我现在还有些旁事要找马县令,您可否帮我进去叫下他!”

这话,刘岑问的似是有些讶异。

“什么事这么着急?”

“我们现在已找到了证据,兰春莲并非杀死瑞邛的凶手,那石头菩萨庙杀人的凶手还另有其人!”

“……什么?你这话可当真,札克善?”

对方这捕快也是一愣住了。

“千真万确,连物证我们都已经带来了!瑞邛当晚所见根本就不是女人,因为兰春莲根本就不会和瑞邛行/房,证人和她见得是一人,那根本就是个假扮成菩萨的男人!”

札克善口中这话,可把被这事弄得措手不及的刘岑弄得又是一惊。

这次这石头菩萨案原本已经拿住了凶手兰春莲。

现又说要凶手不是五不女,还要为她翻案,事情可就有些蹊跷了,而当即也顾不上说上些别的,就先压下札克善的话赶忙这么来了句。

“你,你们俩且等等,我去禀告马县令,去去就来。”

“好好好,麻烦你了!”

有了刘岑这边的帮忙通传,这后面的其他诸多事情就容易多了。

午时一刻,县衙大牢。

阴暗的囚牢之中,这一次,段鸮连同札克善,却是又一次亲眼见到了那兰春莲本人。

这梳着辫子的民女一身孝服,眼圈通红眼中含着泪。

本以为这次是百口莫辩,彻底要蒙冤入刑了,没想多日来的牢狱之灾却是就这样眼看着要被洗刷了。

“多,多谢……青天大老爷替民女申冤,多谢青天大老爷替民女申冤,民女当真是无辜的……呜呜——”

这话,跪在堂下的兰春莲说的字字句句都是眼泪。

往常除升堂都不怎么在人前出现,只瘦条条,没多少精神的马县令身着一身灰色官服,抬手捋了捋胡须接了札克善匆忙递上来的物证一扫。

再一听说那一晚杀人瑞邛的凶手极有可能是一个男子,这保守古板的县官老爷也是瞠目结舌,面露惊愕。

“——男男,男子?所以说那夜亲手杀了瑞邛的并非女人?!”

“是的,大人,这物证均证明那晚证人所见并非兰春莲,而是一名乔装的男人,正是那人在山中一刀划开了瑞邛的脖子,将其抛尸荒野,而他就是真正的石头菩萨。”

因本朝,还从未有听闻这等男子乔装女子,将另一男子夜半离奇杀死在庙中的悬案。

这事之奇,着实也令人匪夷所思起来。

关于那深夜石头菩萨庙杀人的凶手究竟是什么人,这杀人动机又到底是什么,怕是官府这边还得继续在‘比’之内追查清楚了。

“大人,我看着这如今的情形怕是要彻查一番,若不是兰春莲那晚杀了瑞邛,那凶手定是还在松阳县一带出没,恐怕不妥。”

作为衙门带刀捕快,理该这时出言,刘岑在一旁谨慎建议道。

“那,那该……如何是好呢这,这凶手到底会是什么人呢?”

“那不如让我和刘捕快,将瑞邛身边有关系的男子先排查一圈?”

札克善也连忙这般同马县令道。

“好,好,你们俩去吧,还有那五不女既已证明是无辜的,就先将她从牢中放出去,但也需尽快把此案查清楚,此等凶犯……绝不能在我松阳县久留,否则怕是连上头和知府大人那头都要降罪于我啊!”

这么说着,面露忧虑,生怕此案不破要惹得知府震怒的马县令拍拍桌子便也一锤定音了。

这之后几日,这案子也有了新的进展。

段鸮那天所给出的那些尸检物证,事后衙门众人已经都一一传看了。

虽然仵作一行本是搜集死人物证的。

但像段鸮这样,能把这至关重要的证据抽丝剥茧令死人真的重新开口说话也是少见。

旁人一时只觉得奇,连带着对这从严州府带着个儿子初来乍到,顶着张疤痕脸的仵作也是刮目相看了不少。

对此,一个人早已习惯独来独往的段鸮倒也没什么感觉。

只在当天他送完物证就从衙门走了,后续再四处抓那石头菩萨案的真凶一事他也未插手。

因一举推翻了最初凶手是个女子的假设,那么就只能另从男人的方向去找了。

可瑞邛是个童生,日一天到晚住在书院里,若说他身边见得最多的男子,怕是就是那松阳书院里的一众童生了。

经官府那边初步排查,有两个同在书院备考的童生倒是进入了官府的视线。

这两个童生,一个叫张炳,一个叫王聘。

前者和瑞邛似有仇,听说在书院里曾因一言不合就拳脚相加过。

但那一夜,他据说并不在松阳,而是去了临县和本一块要参加秋围的友人喝酒去了,一干友人便可为他作证。

另一个那名叫王聘的童生。

曾有传言,他和瑞邛一直交往甚密,关系颇佳,常见两人有私下来往,可当官府去找他时,却发现他家中也已四五日不见人影了。

“你们是他的同窗,可知,王聘人现在在哪儿?”

“不,不知,官爷,前日里他就突然不见了,瑞邛死的那天他人也不在书院……怕,怕是这几天根本就没回来过,我们也见不着他……”

联系前因后果,王聘在案发之前就离奇失踪,此事怕是和瑞邛的死有莫大关联。

案情似乎离告破只差一步了。

这期间,因为王聘尚未归案,衙门那边关于石头菩萨一案原定的破案日子就也多宽限了两日。

但兰春莲被释放的事,城中都已得知,还因此沸沸扬扬地传开了,关于这石头菩萨案的疑凶王聘到底躲在何处就也成了所有人心头一谜。

六月十三。

乃是瑞邛死后生祭。

按照松阳县本地的习惯,他那位年岁颇大的姑母要亲自来义庄帮着为其操持身后事,端些肉圆鸡鸭,烧些好酒好菜,额外还要就这彻底封棺一事给些银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