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 56 页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5726 2019-11-24 19:51

这话,司马准倒也说的通情达理。

他心中明白,眼下这偌大江宁府中,没有比眼前这二人更有能力担此重任了。

固然他们两个不是官差,本身身上也有着诸多令人看不穿的地方,恰如眼前这场危机,他需得二人一起来挽救江宁府的安危。

自此,富察尔济和段鸮也没再拒绝。

所以这之后,司马准之详细地将手头人员分成了两拨人。

即一部分在城内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私下拆除已知的九个‘西瓜’,另一部分则集中搜索剩余的’嫌疑人甲39藏匿地点和另外三个‘西瓜’可能存在的位置。

而作为这一次案子中目前看来职责最大的两个人。

富察尔济和段鸮自然也只能当仁不让了,也是因此,将这两个主要指挥权交给他们时,司马准也是面色中透着一种郑重。

这样一来,部署计划这件事就得看有两个人的了。

所以这之后,段鸮也作为司马准亲自委任的指挥人之一,也起来向所有人阐述了一下自己关于此案的侦破观点。

现下,那副最中央的《清院本清明上河图》的十二个被改过的‘西瓜’的位置除已经被拆的三个民宅,已被基本找出。

最初大伙也不懂这种标记符号是何用处。

但昨晚回去思索了一夜关于这种符号用法的段鸮也以(拾五,百三)这个地点为原点,用同样两两数字标记符号对这些‘西瓜’的位置进行了锁定,又拿手里的笔对着面前的所有人就点了点。

“各位可以看一下,这就是这伙‘皖南人’用来标记地图的方式,古书中称为‘坐标’。”

“早在魏晋时期,一名叫做裴秀的船工以网格制图法确定航海方位诞生了这种方位定向的雏形。”

“以‘坐标’划分区域位置,再根据南北走向将所有金陵城中的建筑用数字的方式标记,而不用再刻意去记任何建筑的具体方位,只需要将数字记住即可。”

“眼下,这张地图中标记主要包括满城的四个城门入口(零零,拾捌-贰拾),日月升票号,正对向街道的大路口二百米的那个点(肆陆,百柒),沿街两个茶水寮(柒陆,贰伍)(玖伍,拾叁),御史大人左参(陆捌,百玖),金陵知府苏其盏(壹贰,肆陆),协理督查明鹏(佰陆,柒伍)。

“这九个点,大概率就是那十二个炸弹中九个所在的点。”

“但因为其中有三处民宅,现在已经拆毁,所以难以找到具体坐标,所以如果我们要找出这三个‘西瓜’的所在,怕是还要抓到这伙人仔细审问之后才能得知。”

“而现在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时,这伙人手上或许还存在其他的人质,这也是我们需要详细讨论的。”

段鸮口中所说,确实是目前整个江宁府官府需要应对的一个难题。

此前,他是亲身经历过类似大案,即猪人案的人。

所以在场的怕是没有人比他还明白这类爆炸案本身最严峻的考验,其实是一旦骚乱本身,如何保证附近百姓安危。

可因四五年间,金陵城防变动。

他们都不知那三个暂且失去详细位置的‘西瓜’到底在哪儿,这伙人手上又是否有人质之类的都是他们需要考虑的问题的。

也是如此,一旁听了这些话的捕快们也是面目难色。

可就在这时,一直在仰头盯着这些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坐标’富察尔济提出了一个自己的观点。

“或许,我们可以利用这张标注了建筑坐标的地图反向先锁定一下这伙‘皖南人’本身的位置呢?”

“你想怎么反向锁定他们的位置?”

段鸮闻言也看了这人一眼。

“原点。”

难得显得十分正经地站了起来,又接着方才所说的话,知道他一定能了解自己是什么意思,富察尔济闻言只对上段鸮的视线,指了指其中一个点来了一句道。

“如果这真的是一张以坐标来做记号的地图,那么这张被更改后的清明上河图上,本应该存在的那个中心原点在哪儿?”

“……”

富察尔济这么一说,其他人尚且还没懂是什么意思。

段鸮却已经明白了他想表达什么。

“你是说中心原点?”

跟着他的思路,抱着手站立在地图下方的段鸮出声问了句他。

“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和他一块打着哑谜的富察尔济也跟着来了句。

他们俩这一来一往的,其他人听着更是不明白了。

可在二人看来,此前的所有关于这张清明上河图的线索确实一下串联了起来。

当下两人一起看了眼旁边的城防图对比,却见上头各种坐标的标记后,那张经过‘皖南人’标记的清明上河图上确实唯独没有原点这个位置。

原点。

通俗点说,也就是地图上(零,零)的所在。

按照通常坐标地图上,这个地方该是存在的,毕竟正因为有原点的所在,才可以划分出其他坐标的所在,也是因此,跟着想明白的司马准只连忙恍然大悟地突然跟上去一句道,

“所,所以,你们俩的意思是,那个‘原点’很有可能就是那些‘皖南人’的临时藏匿窝点所在?”

“对。”

这两人同时回头,异口同声了一句。

当下其他人也明白了这所谓‘原点’到底是何意思。

原来这张被标记过的《清院本清明上河图》上唯独上了的地方就是原点,如若一张地图上没有原点(零,零)的所在,那么本身其他炸弹安装点的位置也是不存在的。

而这伙犯罪者本身要设下危险品爆炸的位置,最有可能选择的原点,就是他们自己的藏身之处。

这么一想,这次的临时抓捕计划也就一目了然了。

当下,江宁府官邸赶紧先令人将这张墙上的两张地图摊开,又重新给足了富察尔济和段鸮的时间让他们利用现有的‘坐标’确定那个隐藏在江宁府正中央的原点所在。

而不过一刻,就在所有人略带紧张,以至于内堂都无人敢开口的注视下。

先前已在这个此案中被各种线索而缠绕许久的二人只相互分工着就将地图上的数个原有的坐标标注,又重新画出坐标轴。

他们一人画的是横轴,一人画纵轴。

因两条交叉在一起坐标注定最终会交汇,所以只需将所有同一横坐标和纵坐标的垂直线画出,再平移即可得出确凿的结论。

等眼看着那两条新的坐标轴穿过那画像上的一个个客栈,码头,河道,还有分布在画像上的其他建筑物,从桌子的两头各自执笔往这头聚拢的富察尔济和段鸮同时画出最中心的一点。

也是当下,这个借由二人之力一起找到的原点位置一下子暴露了。

众人一起聚过来,看向那已经被画的全是各种坐标的地图,却见这个最中央位置,竟赫然对上了一处江宁府中此前他们都没想到的地方。

“这地方……莫不是就是那聚宝门下的瓮城村落所在!”

这旁边一位捕快口中的惊呼,却是令司马准和其他人都瞬间来了精神。

因江宁府唯一的一处瓮城位于江宁府聚宝门下,是明城墙十三个城门城墙之一。

那里自古是重要的通商口之一。

背后靠主城和港口码头,离日月升票号最重要的出票口极近,加之这两年外来人口众多,多居住于此,客栈,小摊大大小小的民宅,人口众多的瓮城村有着整个江宁符最大最密集的城中村建筑群。

一旦有一伙外来人口聚集于此地,并暗中在官府的监视中躲藏在那里,每日探访着城内的消息,确实无人可以轻易找到他们的所在。

也是这么一想通,衙门里的人当下也没耽误时间。

明白过来的司马准先令自己手下最得力的那三位捕快之一,乔装一番后赶紧先带着人往瓮城那边找些人悄悄问话,就说这两日有无一群皖南卖瓜人在此地出没过。

与此同时,富察尔济和段鸮也结合之前在王田孝身上的尸检结果也在一旁另外给出了几点搜索这伙人的关键点。

其一,这伙人很可能这段时间都没有住客栈,而是自行租赁了瓮城附近的民宅。

因刘岑目前还被他们绑架着,而利用制作火硝制造边置慢炮原本就需要由足够的实验区域,还有一定的小型自爆可能,所以人来人往的客栈并非他们最好的躲藏地点。

其二,这伙人很有可能经常由不同的人轮流出来在附近买些饭食回去一次吃。

因他们本就是团伙作案,不可能时常一群人暴露在光下,引起大部分人的注意,所以每天他们必定是有不同的人一次性买好几份饭食带回去。

但因为他们中多了一个人质刘岑。

那么每一次这帮人必定还要多买一份,所以可根据这一点,在附近的小摊或是饭馆酒楼锁定是否有这样一群人。

其三,就是先前杀死自己的同伙王田孝时,这伙人抛尸时用了大量的冰冻西瓜来将尸体急冻,避免被他人发现。

火硝制冰固然是急冻的一个好法子,可是与此同时,却也需要大量的水来完成这个过程。

一伙人不可能因为要杀一个同伙就临时去别处取水制冰杀人,所以他们临时租赁的这个要么也靠近秦淮河,要么有一口水井,这才能够完成那天晚上杀死王田孝并把他冻起来的这一过程。

这样一来,这个‘皖南人’的作案窝点究竟在瓮城的何处的范围就也一下子缩小了。

十七日。

江宁府

由数位乔装改扮后的官差前往聚宝门一带,挨个敲门查问了数个近一月将民宅租给外来人的百姓。

其中有十八户提供了近日来外来商客短住于江宁的信息。

司马准和段鸮根据这些外来人口的信息排除了其中单一租赁的,携家居住的正常商客,还有本身不具备作案可能,最后剩下了三个可疑目标。

这三个分布在聚宝门瓮城最核心的地带。

都是用银子直截了当地租了人家江宁本地人家的一整间民宅。

据说都是打着外来做买卖的旗号,有数个同行男子,而且各个都年轻力壮,带着不少随身行李就过来的。

官府这边就以这三个嫌疑人目标在他们的活动范围秘密派人在附近监视起来。

并按照之前所说,在附近各大饭庄之类打探关于这三伙人每日的活动时间,终于是在一天后从其中一伙人周边的一处名为淮阳小馆的饭馆里得到了这么一条重要线索。

这一条关键性的线索,原也是来自这小饭馆的一个店小二提供的。

那店小二是个本地人。

每日在他们这小饭馆底下替掌柜的接待些来往的食客,打包些饭食。

因他们这家店是附近唯一一家一早就开了个小窗口给附近的挑脚夫们做豆浆油条,包子锅贴的,做的还是清真寺里的口味,所以每天都有来往的食客专程来打包几份带走。

要说到底每天都哪些人,他这一双眼睛定不会认错人,也是如此,被找上一问,这店小二当即就反应过来又来了句。

“那住在南边,租着老崔家院子一伙外地人真的这一月里每天都来你们这儿买烧饼。”

那江宁府秘密打扮之后的官差悄悄在那饭馆小窗口后问。

“是,是,千真万确啊!其实,之前我也觉得这事万分奇怪呢,这大半个月里,我总共呢,是见着四个人轮流来买过咱们店的锅贴烧饼。”

“这四个人每个都不爱和人说话,都是买完就走,而且每次买的饭食都是差不多的。”

“但每次这帮人啊,都要五份豆浆子,我当时就想,包子烧饼可以有数目差别,但这豆浆肯定是不会多买的,这家里怕是还有一个人藏着,一直都没出来过……”

“……”

这话一出,这三个列入官府嫌疑对象中到底哪一个才是那伙‘皖南人’真正藏匿自己的所在瞬间就一目了然了。

十九日。

在司马准再一次根据实地的部署指挥下,一场关于在江宁府围捕这伙犯罪嫌疑人的计划就此展开了。

当天,富察尔济,札克善,段鸮也跟过去了。

在靠近这瓮城民宅村时。

衙门其中一名官差养一条的黑狗就已循着气味,一路从巷子进去又扭头冲他们叫唤了一声。

弯下腰摸了下那狗,富察尔济无声地招招手示意跟过来的小衙役将狗牵走,不要打草惊蛇,随后才和段鸮一左一右地分散在门边缓缓靠近了这个位于巷子深处的小宅院门口。

见门口丢弃着几个烂了好几天的西瓜皮,台阶上散着几粒尤其醒目的西瓜籽。

上头还有些苍蝇在飞。

心里瞬间了然,怕是没找错地方的两个人各自挨着门边,又面无表情地对视了一眼。

等冷冷朝门缝里看去一眼的段鸮抬手‘咚咚’地试探性敲了下门。

里头先是一阵古怪的寂静。

接着,在门口所有已包围此地的带刀捕快们的注视下,他们只听那门口像是缓缓地有一下下脚步声传来,随之,一个略带淮阳口音的男子才警惕无比地出声回答道,

“…是谁,要找谁?”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开始抓人了哈~

今天应该不算拖吧哈哈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瞳夕(殷小绛) 19瓶;天鸢潋 10瓶;千秋岁、望天三更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十八回 (上)

这一句带着口音的询问落下。

里头那小院中深处藏匿着的一名陌生男子已是快步走到门这头, 又矮下身子将脑袋挨着门边了往外瞧了一眼。

这四面院落里静悄悄的, 平常都是各家顾各家, 本没有什么多余的动静。

入目所及,这棕色的老式楠木门有个开的很小门缝, 这人就是这么从里头这样小心地打量人。

在他朝外看去视角里, 只瞥见门口依稀立着两个生人。

年岁看着都不大, 身形倒是都十分高瘦挺拔, 正好像两个门神似的堵在他家的大门也不走。

这二人就是富察尔济和段鸮了。

此刻其余聚在门口等着等下冲进去抓人的人都在一旁按兵不动,就只有他们俩来做这个主动找上门去的‘诱饵’。

“原来有人在,老兄, 那给开开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