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 37 页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5768 2019-11-24 19:51

因除了三次邸报小像事件,他们本身就有些形似惊弓之鸟了,如此一来,看街上哪个都像凶手,哪个又都不像凶手,自然也就很难抓到准确的嫌疑对象了。

也是在街上那头衙门捕快们正在忙活的时,官府这头却也有另一番别样的进度。

因衙门那天才派人搜查了印厂,又重新抄检了证据,段鸮之后也去了趟平阳县的鉴证属再回来。

这是个设在衙门东间门房的去处,里头设着些基础的刑名立案方面的监测用具,还有两名上了岁数的验官在里头日常做着些工作。

验官之职,与仵作的性质又略有不同,因一个主要是负责犯罪环境勘测,另一个是专注于尸体检验的,所以各司其职,倒也有着不一样的职责。

眼前,这两名脸上还蒙着布巾的验官日常做灰马褂短打的打扮,皆是有些岁数,留着胡须的中年人,他们并不走现场,拿的俸禄也少,只接些捕快们带回衙门需要检验的一些物证的活儿。

这物证检验之法,多有三种。

一,以醋和酵母,检验证物中所含酸碱程度,二,以麻油涂抹,检验证物上是否还有滑石粉类或是沾上气味,三,入清水检验其中悬浊物体,以此推断此物原本来此何处。

中途,等候在门外从验官手中拿到了一早上在河坝上收集的那袋子泥土和草籽的鉴证结果。

其中有一部分是关于河坝上那几处脚印上粘上的不一样的泥土的。

因为河坝之下就是极深的沼泽和河塘。

所以在这其中混入其他地方的泥土在结块后就很容易在附近的草垛和芦苇中被搜集到。

平阳县的那位老验官告诉段鸮,这地方的土不多见,上头站着铜锈,可从这个角度搜寻平阳县哪里会沾上铜锈。

这对案情来说着实是一大助力了。

“那关于那个纸上的黑点,能够检验出什么吗?”

“暂时还真无头绪,这只是个寻常留在纸上的墨点子,具体想透露什么意思我们也不清楚,闻气味该是随处可见的松烟墨,这松烟墨是咱们平常用的最多见的墨汁,倒也真抓不住头绪。”

“至于这纸,倒是不算多见,不是纸本身,而是以往咱们裁纸呢多从这边裁,但是这个人的裁纸办法却有些不一样,三次小像的初稿都是长短不一的纸片。”

“如若他每次都在一样的纸上留下线索,却也不必特意将这三张纸片裁成不一样的大小。“

多年来在平阳经验丰富的老验官,当下也给出了自己的因为这番话。

站在这验官属之中的段鸮就也留意了眼这画着三次小像的纸张本身。

见这三张纸本身确实长短不一,分别为三寸,四寸,和一公尺,倒也确实令人不由得深思了起来。

这个,不会是——

后面的话,段鸮没有往下说清楚。

这一天,平阳县衙门这边依旧没有交出关于跟踪案的新进度。

但关于第三幅小像中的黑点到底是什么。

这个问题,即将由富察尔济和段鸮亲自来一手揭晓这个答案。

十七日。

一大清早,官府就派人再次敲响了陈明堂夫妇家的大门。

这一次,他们不是来搜查的,而是来主动解谜的,因为或许,失踪四日的双环在何处已经可以解开了。

听到这话,这对夫妇起初还有些不懂,但等官差们按照领人过来的那两个的吩咐照着那第三张小像上的黑点,来到陈家宅院最当中的那个天井时,其他人都愣住了。

“方形的天井,和小像中的这个白底方框对应。”

“至于这个最当中的黑点指的是什么,你们自己往下挖开看看就知道了。”

“地狱王想要的‘答案’,就是这个天井底下。”

富察尔济说这话时,其实已经知道答案已经出现了,但事关人命,其实他也不想说出口,只是这凶手设下的第三个迷局,也到了不得不揭开的时候。

于是当官兵们一点点撬开那院落当中的石板,里头的一幕却也令人浑身发凉了。

“双环!我的双环!”

陈明堂夫妻一见到那被放置在天井底下,用石板压住注入水,早已烂臭多日,爬满满身蛆蝇的孩子尸体便凄厉地跌坐在地上,又一下尖叫哭喊了起来。

原来,那个据说坐轿子被人带走的双环不是失踪。

而是早已经死了。

而且,这将近五日,这据说被轿子带走的尸体就一直被凶手放在了陈明堂的天井中央。

那个第三张小像当中的那个小黑点,指的不是别的。

正是指的被丢在陈家这个正方形天井里,幼子双环的尸体。

凶手设下所谓谜题,只是想让旁人猜测出这个答案。

那天他想告诉这家人的,根本不是我将你儿子带走了。

——而是你的儿子没走。

就这么一直被我留在你自己家,永远地留下了。

站在一旁的段鸮当下就赶紧上前去辨认了下那孩子身上的尸斑,见面孔表面发青,鼻腔口腔中捂化蛆虫在水中孵化确有四五天的时间了,应该是不差分毫了。

这一下,这次由邸报小像,跟踪,偷窥等要素组成的连环案子再度变得骇人听闻起来。

最糟糕的是,一旦他们验证了自己最开始的猜测,其中一名人质既然已死了,那么就说明‘地狱王’已经开始试图用疯狂杀死人质来引起别人注意的阶段了。

也是这时,从方才起人就一直带着其他捕快守在康府门外的潘二也突然冲里头大声地叫唤了一句。

“诶,这,这是什么东西!”

“富察!段鸮!你们快出来啊!这门口刚刚突然多了一封信,而,而且又是上次那个黑点,这次是两个黑点!你们快下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粒粒 2个;瞳夕(殷小绛)、深海的鱼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破云 10瓶;千秋岁、单叶双幕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十二回 (中)

第三起案子中, 失踪的那个孩子竟在自家的天井中被发现。

死时, 就如一张白框中的一个小黑点般,睁着死不瞑目的眼睛望着天,这也验证了地狱王留下的第三个谜题。

这事一出,当天就传遍了整个平阳县。

不过十五天,三起连环偷窥案,这跟踪杀人狂地狱王竟如此丧心病狂, 残忍冷血到杀死一个幼童, 实在是令人触目惊心。

在本朝律法之中, 杀人罪和杀童罪本就有着明显刑罚出入。

没长大的幼童本就不比成人, 就算是牢狱中那些的劫匪水贼就是再凶狠,也大多也会选择放幼童一条生路。

此人心性如此之凶残, 怕是真是个十恶不赦, 已经全无人性可言的犯罪者,因此, 如今涉及到一个孩童的惨死, 此案的性质瞬间就变得愈发严峻了许多。

官府务必严惩恶徒,势要将其捉拿归案。

这一桩毒誓, 竟然成了每个被激怒了的平阳百姓心中所愿。

关于这具孩童尸体是生前如何被杀死。

又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被放在了被害人家中不被发现的,之后,回到衙门的段鸮他们随后也对其做了详细的尸检。

这日, 刚过申时二刻。

早上浩浩荡荡的官府搜查已经结束了。

距前头衙门也不过十多步的平阳县义庄内,四面紧紧闭上的纸窗户,正将光线尽可能地集中在了内里的环境下。

正当中的那块单独空出的地方, 摆着一副很小的担架。

掀开一角的白布之下,那名叫双环的孩子的尸骨已被家人辨认过特征,又被衙役们里外包好带回了衙门中。

入目所及,那头颅被石板压了很久,又泡了几日的孩子整个脸都肿胀发青。

四肢摊平,双腿分开,无明显外伤。

他的脖颈较之一般尸体有些明显地歪斜,脖子那段的皮肤侧着导向一旁,像是生前受过什么比较严重的撞伤,导致了脖颈骨骼连根断裂。

那黑乎乎烂成一团的嘴,和那凸起在外头的眼珠子各自朝向一边,烂了半个鼻子也是外扩向两处。

直直凸在外头的眼珠子上和口腔里的蛆虫因为填满了积水,加上尸体被密封多日,里外的结成了一颗颗白白的米粒大小的块状物。

这死状,一看就知道非常不利于尸检。

也因此,段鸮需要亲自先将这具尸体表面包括里外发臭的内脏都认真清洗一遍,刮去这些腐烂组织方可重新开始。

这个过程不出意外,他一个人至少得半个时辰。

期间,同样脸上蒙了块杀菌布巾的富察尔济和潘二就站在一旁,眼看着段鸮从清洗那尸体,又用开骨刀和骨锯一点点分解这个名叫双环的孩子。

一身官兵服,连往常惯会说些调笑话的潘二脸色有些凝重,富察尔济抱手却只倚着墙不言不语。

在他们的视线尽头,那孩童的骨架一看就知道还非常地小。

他们几个都是见惯了生死之事的人。

但这一次,却也不得不真正地将此案视作了平生遇上的一件十分特殊的案子。

一个孩子。

没有人能说完全冷血无情地漠视,这个名叫双环的孩子的死。

但眼下,唯一能替他伸冤的办法,怕也只有将那凶手捉拿归案这唯一一条途径了。

不过仵作这一行,本就不是常人能做的。

要直面这一具具尸体死时的状态,见状,用旁边的艾草熏过手掌,段鸮就换了尸检时才会穿戴的衣服,又正式开始了尸检。

这一次,他最先取出的是一把日常被他放在箱子的红伞。

这把红伞是用于等下放置在尸骨上,以屋顶上落下的光折射用作验死者骨骼上可能存在的挫骨伤的。

因为方才从天井下捞尸时,这双环的身体表面和关节各处只有一簇簇暗红色的皮肉跌伤,不见刀口,所以想来致命伤应该在骨骼和内部。

放在往常,段鸮其实很会少做孩童尸体相关的尸检。

一,是孩童尸骸骨骼筋络脆弱,很容易在尸检和开胃过程中出现伤口状态方面的偏差。

二也是对家人来说,留全尸到底是个死后的期望,但此次的案子到此已是激起了民愤,若不能还这孩子生前一个答案,怕是也难平复如今平阳县因这杀人者而勾起的怒火。

“他骨骼和胸腔表皮上的挫骨伤很严重,有内脏出血的症状。”

用手指压着这孩子被泡涨了,有点发黑发青的肚子,俯身查看了下段鸮一边就开了口,说着他的指腹稍稍用力,胸腔骨的地方也有软组织塌陷下去的明显指痕。

这指痕一看就很深,挪开后血气之色久久未散,应该是内脏确实伤得很重,已经形成血凝状物的缘故。

这么想着,段鸮只将那把红伞挪动了一下放置在双环的头颅和脖颈处,又用光打在上方指了指伞面很明显的两块阴影道,

“这两块呈块状的阴影,是因为凶手把他的脖颈给直接摔断了,就算是将他的尸体分解也看不出来,是非常严重的脊椎性骨折。”

“此外,红伞底下可以明显看出他的腿骨上上有多出折痕,也许是先被人狠狠地举起,又砸在地上造成的内伤,因为死者年岁很小,所以内脏出血和浑身骨折,就可以造成他在短时间内肺部无法喘气致死。”

这话说着,似乎是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

段鸮也将那孩童尸体的下腹部开了个小口,并用开膛刀一点点拉开一个血口子,这才用手伸进这孩子的体内,托住表皮底下血淋淋的内脏,就拿出来给他们俩看了下。

这被白布搁在上面的内脏看着比常人要膨胀一些,内里像是充满了气体,呈现出一种异常显眼的深猪血色。

这样子确实是内脏出血,导致肺部气血回流无法喘上气来所致的一种内伤。

“但正常人要把一个孩子摔死,是很难的,因为正常人的臂长和身高一般达不到这个标准。”

“……额,段鸮,所以,有没有可能,这个人的力气很大,而且身量颇高?”

听到这话,潘二捕快大胆推测了一句。

“是有这个可能,常人的臂长要高举一个孩子,并且将他一下下摔死,是需要很大的力气的,这个人的身材,或者说手臂确有可能非常人。”

“那他就是被凶手活生生摔死的?”

“不,应该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机械性窒息。”

听到这话,抱着手站在一旁,和正在尸检中的段鸮一起盯着这具孩童尸体和他的肺部的富察尔济突然开了口

“窒息?”

“因为那块石板还有填在天井底下的水,双环被凶手从上面扔进去的时候应该只是重伤。”

“但无力求救,甚至还能听到外面的声音,但因为水在四面密封情况下很快就变质了,所以他也喘不过气,最后因为外伤,内出血和窒息而死了。”

一直旁观这尸检过程的富察尔济也指了指这幼童尸体的鼻腔和他的骨折上下了一个自己的论断。

他并不熟悉验尸,但他能看得出来这具尸体身上的两处伤口和那个内脏上气血分布的明显不同。

但显然他的猜测并没有错,因为段鸮也没说话而是默认了他这个说法。

这一番尸检,大致确定了两点,其一,就是双环死于多次摔击造成的全身性骨折和之后的密闭窒息;另一处,就是凶手极有可能是个臂长和身高很高的人。

这和此前官府曾经一度怀疑过的,会不会是一个个子比较矮,甚至是侏儒,所以才擅长钻进别人家中躲藏的凶手形象测写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也是等他们结束尸检一起回来的时候,刚好又撞上了平阳县的顶头上司刘大人。

当时,平阳捕快们当值的衙门里正左右合着门。

但里头属于这位刘大人训人的大嗓门和拍桌子声还在作响着,外头有些小捕快在探头看着热闹,估计是半个平阳官府的人都听说早上的事了。

刘大人看样子是气的不轻,里头那训人的大嗓门和拍桌子声也是不绝于耳,潘二一听就脸色一变,赶忙先进去应付自己的上司去了。

走在后头的另两个人远远看到这一切。

只一前一后走过去敲了敲外间的门走进去,就见里面坐着听闻此事过来这头的那位中年人瞪着眼睛朝外头看过来。

眼前这平阳县县令,也就是潘二的顶头上司刘闯刘大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