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 21 页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5662 2019-11-24 19:51

接下来这一路,富察尔济却是都没再想起这事来。

等到了那城门外的河边,已有一条小船在此早早地等着他们俩。

不久之前这里才有杀人凶案发生,如今这里的船夫赵老爷也不敢天黑后来开船了,也是接了官府的消息,又是大白天的,这老翁才敢过来指引了一番。

这是位处州府本地的老翁,鹤发龟颜,讲话颇有些地方口音。

他家里供着这条小船,日常停在离城门外的这条河沟之外。

事发之时,也正是因为张梅初脚上的红色鞋子勾在了他的船上,他才会意外发现河里被抛了尸体,竟还自己就这么漂了上来。

按照以往这类涉及毁坏尸体的案子,但凡凶手犯下杀人之罪,多是会留下没有来得及,沾上血迹的衣服鞋子之类的证据。

但从这第一现场的情况来看,凶手却是什么多余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第一次命案发生时,我们当时在周围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被遗弃下来衣服和鞋子,河底没有,城内各处也没有被抛弃,按理说这些衣物也不可能带走,所以这事衙门那边至今也没有定论。”

马自修在一旁这般和他说道。

“正常,因为这本就个行为谨慎敏感,还可能有某种洁癖的人。”

看了眼这污泥遍布的河床和远处与其接壤的半块水面,富察尔济却突然这么回答。

“谨慎,敏感,还有某种洁癖?侦探先生,您这话是何解?”

还是第一次见识这样的本事,想到他师傅张吉曾说这就是这位侦探最拿手的本领了,这马自修也就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了。

“第一现场没有任何衣服鞋子,证明凶手事后带走了这些东西,但这些东西一旦沾了血就成了躲不掉的罪证,一个真正厉害的凶手是不会做出这种留下把柄的行为的。”

“会造成这样的原因,基本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凶手在当晚杀人时,就实现脱下了自己的衣物鞋袜,完全赤裸地对被害者行凶,事后才重新穿回了衣服,镇定地抛尸之后逃走了。”

“完,完全赤裸?”

一听到这话,马自修瞪大了眼睛。

“对,他能想到这点,证明他事先已经做好了杀人的打算,也许是思考了很久,连每一个步骤,关于如何杀人,如何抛尸都认真思考过,这才能够在完全不慌乱,还能将自己清理干净的情况下做到这一切。”

“而且,按照他喜欢给女子身上加上固有配饰这方面的喜好,还有对四具女尸损坏的程度,其实也能看出这一点。”

“毁,毁尸程度?”

“马捕快,你不妨此刻重新去回想一下,那四具女尸从一开始到最后发现的那具,是不是尸体损坏程度越来越严重?张梅初是少女,未尽人事所以只是被奸污抛尸,阮小仪年岁大一点,家中已经定了亲,但还未成婚,所以被掐死后抛尸,曹孙氏是人妇,被割掉了生育器官,马凤凰是□□,所以遭受的待遇就是这其中最惨最暴虐的。”

“因为凶手不喜欢他心中所认定的‘脏污’的东西,病态喜洁,所以但凡他犯下命案时也会完全遵守这种原则,这就是现场如此干净的原因。”

这一番完全是从变态杀手角度出发的分析。

结合眼前这现场的情况来看,极有可能真的就是那一夜,造成现场完全没有一丝多余痕迹留下的最有可能的原因了。

一个变态的,脱掉了身上衣物,最后杀完人洗干净自己才扬长而去的凶手。

这样的人又到底会因为什么而犯罪呢。

那处州捕快马自修一时间听到这种话有些毛骨悚然。

显然难以理解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能将杀人当做一件在脑子里完全计算好的事情。

但富察尔济既然从来是干这行的,就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也是这一场现场排查,他们此刻基本已经可以判断这人的一些表象行为特征了,等二人转头再返回去经过那城门之时,富察尔济才再度因此停了下来。

眼前所见,那处州府因为州府衙门,按惯例,入城往常是有正,东,西三个门的。

东侧城门因为最偏僻,所以并不常有人从此门出去。

但即便如此,正如马自修先前所言,在这东侧城门之上确实从早到晚都有一名守卫单独值班。

那城墙上头专门设立了四面火把和一间瞭望台。

常人若是想在中元节那日悄悄出城,势必要过此门,但偏偏这城门下的木头栅栏建的还颇高,一般人根本就难以轻易翻越过去,更别说还在一个距离和时间范围内了。

“小马,你师傅张吉之前查这起案子时,是怎么推测这段凶手从城门过去的距离差的?”

一开口,就给人随口起了个外号。

被叫做‘小马’的马捕快第一反应一愣,还在莫名其妙地想谁是小马。

但随后,被不修边幅一副地痞流氓的富察侦探本人一副我叫的就是你的表情,‘小马’本人也只得不尴不尬地咳嗽了下才开口道,

“是,是这样,我师傅他们当时是猜测,也许凶手是从底下的栅栏处钻过去或者是爬过去的。”

马自修口中这说法,原是处州府官府一直以来的办案思路,因为按照时间和地点推测,这就是唯一能从城门内部离开当夜处州的办法了。

但随后,这个想法就被听到他这话富察尔济亲自给否决了。

因为两人经过时,富察尔济特意让马自修自己下了趟马车,等两个人左右丈量了下具体高度,又看了眼这木头栅栏,他这才发现这木头栅栏原是有玄机的。

入目之处,那城门栅栏盖得非常高,中间也无镂空可以供人钻过去的地方。

如果凶手真是那一晚出城时靠本身爬上去翻栅栏过去的,那么势必只会增加他当时逃出城被顶上的守卫发现的概率。

因为直行肯定是比绕路或是翻阅栅栏要花费的时间少的。

一刻原本就不够,更别说是在此之前有什么障碍了。

“或者,他是在城门下找到了一个可以躲避守卫视线的死角,然后从这个死角一路偷偷溜出去的?”

“也不会,且不说有没有这个死角,就是从这个死角过去,守卫在城门上来回走动,这个人也一定会在这一刻之内暴露。”

富察尔济这话说着,一时间,倒真验证了此前处州府衙门关于凶手到底是如何走出城门的‘不可能犯罪的说法’了。

但转头,这位侦探先生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来了这么一句。

“或许,还有一个可能。”

望着城门上的那个守卫的方向。

站在底下一动不动,却也始终望着这个来往有马车经过的城门的富察尔济突然就这么开了口。

“什,什么可能?”

听着侦探先生似乎是又这捕快马自修顿时也来劲了,结果富察尔济却只是回了他这么一句相当奇怪的话。

“因为,中元节的那天晚上,城门上的这个守卫当时看到的或许并不是一个正要从里面离开处州府的人。”

——“是一个从外面想‘走回’处州府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不好意思我昨天记错了上收藏夹的时间。

所以我应该是今晚上夹子,蠢羊抱头倒地,今天再发一次红包,以此掩盖我还是没更到六千的事实……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爱你们!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酸甜口味的虾仁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薛碧山 20瓶;cvewry、長顾。、阿臧 10瓶;彼岸花开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七回 (中)

“咚——锵——”

巳时二刻, 处州东城门楼上突一声锣响。

四面八方从底下推车拾篮经过的百姓闻声纷纷侧目, 却不知道这上头正在发生什么。

就在刚刚, 官府来人将东城门外头整个围了起来。

又挨个告知过往行人从巳时这一刻开始, 此处暂且就如同上月中元节那日一样。

东城门既不许外面的人进来, 也不许里面的人出去,这让处州府的百姓们一开始都觉得有些不解。

但既然衙门都已经这么说了,城门内外的人却是只能暂时绕路去往别处, 只留少数被堵着不走的闲人在这儿围着看着热闹。

此刻,抬头望去, 只见一带刀捕快在最顶上帮忙拎着一面锣, 另有个大白天还像个瞎子的人站在避光处立于一旁,并看着远处城门那边的情况。

他站的位置, 就是原本守卫该站的瞭望台。

那么,富察尔济本人等下即将扮演的角色到底是谁,也就一目了然了。

这一幕, 就如同中元节上次那夜一样。

‘守卫’会荒鸡之时暂时离开半刻, 每一个在城门进出的人都会在只跑到一半时, 就在高处被他所发现。

见状, 还是头一次见大白天见这等稀奇事, 四面围起来干脆看起热闹的人也是用处州话在底下指着上头议论了起来。

“哟,这顶上的那帮衙门里的人这是做些什么呢?”

“不知道啊,只听说方才那过去的人嘀咕,说是官府琢磨了个办法在抓中元节那天杀女子抛尸体的那个‘鬼魂’。”“抓‘鬼魂’?就凭着跑来跑去的可如何抓的呢?莫不是在瞎说骗人。”

这话说着,这帮处州当地人脸上也不太相信。

今日正好是个艳阳天, 站在这底下光看热闹也是颇热的,却也没人想散开或是走了,远远的,大伙只见一名一身短打马靴的小衙役正大步扛着半袋白米,从那城门快步内跑出来。

他原是处州府官府腿脚最利落的一个小衙役。

他平常就跑的很快,不说一般扒手小偷,便是翻遍整个州府衙门都未必有他跑的快的。

所以方才正当着差,他就被马自修找来又赏了点银子,就开始帮忙做起这犯罪模拟现场。

所谓,犯罪模拟现场。

就是在一个同等条件的假想情况下,让一个个体重复当夜凶手可能所做的举止。

这个办法需建立在人跑动的脚程始终不变,且每一次距离时间也不能差太多的前提下。

所以,富察尔济那个家伙之前才会和突然和身边马自修说,想要论证对方是怎么‘走回’处州城的,不妨亲自找个人来实验。

也是从方才起,城楼底下那个小衙役已在城楼底下来回这样做了两次往返跑。

他所扮演的角色是‘凶手’,手中的米袋则代表着‘尸体’。

一旁的马自修是提醒时间将要到来的‘钟声’。

至于这其往返中的距离,均是出城门的这段路到城外的那条河沟,也就是上个月第一起凶杀案发生之时,凶手夜里走过的那段路。

第一次,‘凶手’用的是官府一开始的那种原始推测。

即偷偷摸黑带着尸体翻过栅栏,并用最快的速度趁着守夜的官差发现自己的半刻种到达对面的河沟。

第二次,他用的则是马自修所说的寻找一个视觉上的死角。

从一旁悄悄摸过去,以此节本身正面省翻越栅栏的时间,并在守卫轮换的过程中一次性从城内带着尸体逃出。

这个过程都要花费了整整一刻。

每一次,那扮演‘凶手’的小衙役都在跑到一半时就被扮演‘守卫’的富察尔济立刻发现。

并由马自修在一旁敲响铜锣代表实验失败。

这也就说明,先前富察尔济帮忙否定的两点的没有错,这两种办法均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即‘不可能犯罪’是成立的。

可谁都明白,这世上并没有真的‘鬼魂’。

那个杀人抛尸者,原也只是利用普通人的思维和视觉上的障眼法来完成了一个从城内抛尸的过程而已。

等底下那小衙役又一次跑完全程放下手中的麻袋。

站在城门之上,却也闭着眼睛,避着光的富察尔济听到那朝上面挥手的衙役和马自修再次呼喊,这才开口道,

“马捕快,现在就试试我说的第三种办法吧。”

“记住,我还是‘守卫’,但我对你们所做的事情并不清楚,中途我还是会离开,只告诉底下那个正在跑出去的衙役我们要干什么就行了。”

“哦,哦,您等等。”

这话,马自修回答的干脆利落。

他虽然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旁边看着富察尔济所交代做的事情,但其实到现在,他的脑子还没有真正绕过弯来。

可若说,一切只有眼见为实才能令人信服。

那么眼前这机会就是最好的证明当夜那离奇抛尸,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证据了。

等一挥手,马自修这就和那城门底下的再次痛快地背上白米从远处出发的小衙役比了个手势。

也是这么一上一下地互相一打这奇怪的‘暗号’。

那得令的小衙役先是俯身从城内出发,这才再次小跑了起来。

“咚——锵——”

锣鼓敲响。

肉眼可见,小衙役这一次跑的脚程基本和前面两次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这一次,他用的还是一开始翻越过栅栏那个笨办法。

这期间,富察尔济又一次模仿那夜的情形,在半刻钟的时候离开。

背着米袋的小衙役也又一次假装在深夜,跑到了那卡在河沟和城门当中即将被守卫发现的方向就停了下来。

按照原本的情况,他下一秒就该被抓住了。

可就在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却发生了。

因为这一次,已经被富察尔济提前交代过的小衙役没有再继续往前跑。

而是将那代替‘尸体’的米袋就扔在中间那一块地上放下,摘了自己的官帽,另换了个不一样的短打就反身往回跑了起来。

他这假作’凶手‘故意往回一跑,不止是马自修,也像是惊到了四周围看热闹的百姓。

因为料谁都没想到,这个‘凶手’刚刚原本是要逃的,怎么还会自己主动再往回跑。

这时,那名中元节那夜的‘守卫’也正好回来。

一低头,就见那小衙役像个从城外来的人一样朝自己跑了过来,按照‘规矩’,这时‘守卫’就是不允许有人进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