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 18 页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5657 2019-11-24 19:51

他们俩之前就已经约定好,如无必要,绝对不会碰彼此的东西,也不会管彼此到底想干什么。

富察尔济的东西如今还保持原位不动地在楼上。

所以楼上的博古架上也都放着他那堆破案缉凶的工具和书籍。

段鸮从今以后都住楼下,楼下就都是那堆验尸的工具和书籍,另还有一间四面敞亮的小屋子,是给段元宝这个小家伙的。

段元宝这小子从来很乖,自是不会给两个大人瞎添什么麻烦的。

也是因此,富察尔济虽然对父子二人的到来,从头到尾没发表任何看法,却也凭空接受了这多出来的两个大活人。

此刻,整天都古里古怪的某人正拿着那封信,抵在椅背上一字一句地往下看。

也是这一幕被段鸮看在眼里,意识到自己该说些什么的富察侦探才挪开那始终挡住自己脸的信,又和段鸮讨论了两句。

“分尸案?还死因奇特?什么死因?”

“不清楚,这个张吉说亲自过去了才能说,衙门那边不能对旁人乱透露案情。”

秉持着两个人现在在聊公事的态度,段鸮也回答了他。

“都死了四个人,还不能仔细透露?这让人怎么帮忙。”

“你要是不想去,可以拒绝。”

“去,干嘛不去,越是这种像藏着什么秘密的案子才越让人好奇,尤其这种常人破不了,这不是正好多了个了解下这天下到底还有什么奇案的机会么。”

总要和别人唱反调的富察侦探偏偏又这么开口道。

“不过,说起来,他为什么会……指名道姓地专门找我跟你过去?”

这个问题,富察尔济看上去是真没搞懂。

可方才段鸮出门去衙门时,却遇见了札克善,也是刚好打听了下处州府那边的事情后,捕快头子才回答了他。

“哈哈!你都不知道么,段鸮!你和富察尔济的事迹已经传遍各州各府啦,松阳一带的说书先生已将此事编成话本,别说是处州了,现在人人都知道是你们一块破了那石头菩萨案,那这富察侦探和段仵作自然是要被一起相提并论,时时提起的啦哈哈……”

段鸮:“……”

这来的突然的消息,听上去真是一点都不令人兴高采烈。

段仵作心中不由一沉,心想着到底是什么人散播了这种奇怪的谣言,还一路从松阳传到处州去了,这不是吃饱了撑着了么。

所以此刻,面对富察尔济的问题,其实明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拒绝和这人扯上关系的段仵作还是果断地开了口。

段鸮:“我不清楚,不过下次你可以要求别人把你和札克善的名字写在一起。”

富察尔济:“喂,我和札克善写在一起干嘛,为什么不是你和他写在一起。”

段鸮:“我和他写在一起也没关系,不用和有些人写在一起就行。”

富察尔济:“哦,所以段仵作现在这是大清早就想故意和我吵架是么。”

明明才刚住到一块,这两个一开口就是在挤兑对方的家伙是一点都不想和彼此客气了。

可怜的札克善还不知道,自己就这么沦为被这两个家伙互相找茬的无辜受害者,还在几里外的衙门打了好几个喷嚏。

不过吵归吵,既然这次是正经事找上门了。

事后,关于是否应这处州捕快张吉的求助,去一趟处州府调查红睡鞋女尸案的这件事两个人还是统一了下意见。

富察尔济说了,他去,只要是有特殊的案子,他肯定会去,段鸮一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也没什么意外的。

不过这处州府离松阳也不算多远,两人真要去也就两三日的功夫。

所以为了避免路上反复舟车劳顿,段鸮这一次也就将段元宝暂时送到衙门札克善那里,这才和他的临时‘搭档’一起出门查案去了。

两日后。

段鸮打点好了义庄这边的一切,也就和富察尔济出发了。

他们去时,松阳县刚好是个大晴天。

在探案斋临时收拾了点行装,明明是外出去查一桩处州的凶杀大案,却比什么人都随便的侦探先生和仵作先生就这么从马县令那儿要了文书,又一道出发去往处州府了。

这一案,将是段鸮未来日子里再一个人回想时,都时常会想起的一起案子。

此刻,行舟路远,他和身旁这人,一人一箱便也就此出发。

前方之路未知,却是以通天之势劈开了二人之间的一条阳关之道。

山水迢迢,白云苍狗,天下皆已在脚下。

……

因为这次去处州,选择走的是陆上。

在段鸮以往的印象里,处州地处浙江,一面临水,百姓多是经商纺布谋生,是座民风淳朴,少有事端发生的水乡。

据札克善之前告诉他的,那知府姓苏,叫苏定海,这名叫做苏定海知府大人的政绩在这一带名声颇为不错,处州也是这各州各府都闻名的一处地方。

富察尔济和段鸮也都不是那种做事拖拉的人。

所以找了辆往来马车,又算了算出门查案的经费,这两个干什么事都很干脆利落的人就上路了。

路上,这两人相比起旁人,就像两个公事公办惯了的搭档。

基本中途没做任何多余的停顿,连找驿站休息都是一副只有聊正事,才会想到彼此的样子。

段鸮觉得这样的方式不错。

两个人互不干涉,到时候想干什么就也不会互相碍事,所以他也就当做和有个人纯粹是搭档关系般相处着。

不过,因过往就总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

这还是他第一次体会要和另一个人一块查案的感觉。

先前石头菩萨案那次,他和富察尔济算是对彼此有了一点基本的了解,可这一次,他却也不清楚他们是否能还如上回那样一切顺利。

好在,富察尔济和他的想法显然是一样的。

因各自都有着自己不想告知他人的过往和秘密,这二人这第二次搭档却也是照例互相防着,所以两人多是不主动交流些什么,而是尽可能能能规避就规避。

这样的两个人,当真是天底下都难找的一对怪人了。

也是等他们俩过了昭水,又到了处州府城门外。

那张吉捕快一早就在信中,说了处州衙门会接待他们,所以路上就已回信告知他们会来的二人到达本地的那日,衙门处却是来了一人。

这人一看就是个年轻的捕快,长得憨实朴素,生着一双大耳,模样瞧着就是个心正良善之人。

他自称姓马,叫马自修。

今年也不过而立之年,见他们俩初来乍到处州,态度却也十分客气恭敬。

他口中只说自己是张吉老捕快的半个徒弟,现也在处州府当差,今日张吉捕快因为还在衙门里有事未来,这两日等候两位已是多时了,现还备下了饭食,可尽情招待侦探和仵作先生。

这一声侦探先生和仵作先生叫的还挺亲切朴实。

也是这三人一道先入了城中找了个落脚的地方,这马自修普快另又寻了个茶楼领着二人在处州府转悠了一圈。

因是过来办案的,富察尔济和段鸮自然是懂分寸的。

尤其他们如今是民,对方才是官,到底给官府办事还是要讲些分寸。

马自修见状倒是还好,瞧着十分与人为善,也是一切都愿意和他们好好说道。

这样的人,原是让人挑不出错的。

但奈何,富察尔济这人一看就一万个不靠谱,所以两人在这个过程中都察觉到对方似乎是有些迟疑,这明面上与人交流,主动套话的事,自然是段鸮来做了。

“多谢马捕快,我们此番也是初来乍到,并不清楚处州府的情况,只是既然是来查案的,为何不先让我们看看案子的情况?在这之前,我们在信中曾听说,这是一桩奇案,只是,这案子到底奇在何处?”

问出这个问题时,段鸮是想先去看个现场或是尸体的。

他原是个行为处事极有气度风骨的人,一开口便能让人觉得他说话在理,得体,是个令人心生好感的人物。

马自修原是有些迟疑的,一听这话却也面泛难色。

富察尔济和段鸮见状似是看出了点什么问题,也不动声色地对视了一眼。

谁曾想,接下来,神情愁苦明显是有所顾虑的马自修就亲口告诉了他们一件事,也是这件事,让富察尔济和段鸮一下子在意了起来。

“所以您现在的意思,这处州府发生的红鞋女尸案乃是一桩……‘不可能犯罪’?”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入v~

等下还有一章啾咪,谢谢所有支持v文的姑娘们,感恩~刚下班,下去继续打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流放无间 30瓶;浮泽 20瓶;乏味 11瓶;酸甜口味的虾仁 4瓶;枫鸦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六回 (中)

所谓‘不可能犯罪’, 通常就是指那些从一般常人表象和逻辑意义上不可能发生的特殊犯罪行为。

这个论述观点最早由京城的一位文人在世宗年时所著一书中提出。

据《明清凶案十略》中所记载。

自唐宋时, 刑名立案之事开始专设官府管理之时, 所谓‘不可能犯罪’便由官差们通常定义为大致由世俗案件中的五种形式。

一, 时间地点上的不可能发生, 如虚幻的半空中,过于狭小的密室。

二,足迹消失, 造成不可能有人作案的假象。

三,嫌疑人不可能作案, 多是有其他旁证证明这一点, 四,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五, 作案人不可能就此消失。

这五点,是多数本朝刑名探案事件中常见的一点。

许多一开始有其他旁证遮盖罪行的凶杀案中多有此类情形出现,但大多最后都是有其精准漏洞会被发现的。

但在这次处州府发生的的红睡鞋女尸案上, 这所谓‘不可能犯罪’在这个凶手身上却是完美地做到了。

“凶手在处州连杀四人, 难倒杀人时周围从来没有一点明显的关于此人身份的犯罪痕迹留下吗?”

听到这儿, 段鸮便也主动问起了马自修。

“没有, 根本一点就都找不到痕迹, 我们在那四具女子的尸体身上,还有案发现场多找了很久,却发现这个凶手从不留下脚印,手印,或者是关于自己的私人物品, 事后总将所有相关证据销毁的一干二净。”

“那死者和凶手之间的详细关系可查过?”

富察尔济也在一旁插话问了一句。

可马自修闻言也是早已知道他们要这么问一般,无奈摇头地给了一句回答。

“查过,可四个死者之间并无任何关系,是四个陌生人,死亡时间又各自相差一段时间,每每平息,凶手就又出来作案,那么也就排除了是因为利益瓜葛而导致的谋财害命,或是为情报复。”

“……”

“而且他犯案的时间多也很奇怪,因他躲在处州作案,该是本地人,处州府当地原有有一位老仵作帮忙做过第一次尸检,当时验出的第一次犯案时间大致是上月的中元节夜里,大约在荒鸡之时。”

“可上月中元节那日,处州府历来就是有一个特别的风俗。”

“那就是城门会在天黑时关上,由一名城门守卫站在顶上看管,不许任何人再在宵禁时分进入,以免,中间进出唯有两名值夜守卫交班之时,这个时间大约为半刻,可从城门走出,又逃出顶上守卫的视线却最快也需要一刻。”

“那一夜,据守卫说,即便是在半刻十分休息时,根本没人从里面出去过城门,这凶手怕是根本全无踪迹的鬼魂才能在这个时间段出城,还不被城楼上的守卫发现,并杀死了第一名被害者,这也是为何我们处州府始终无法侦破此案的一大原因。”

“而且,侦探先生和仵作先生怕是有所不知。”

“张吉师傅这次原本也是向二位隐瞒了一些事的,因为那第一个被发现的女尸本不是别人,正是我那师傅的独女,今年才不过十四的……张梅初。”

这突如其来的坦诚相告,倒是令人万没有提前想到。

一般此类案子,如若被害者惨死,一般关于她的生前重要信息是可以隐瞒不便告诉他人的。

一时间,听这马自修说了许多的富察尔济和段鸮都顿了一下,表情似是有点古怪。

可当下,他们却也见这处州捕快所言非假,说着还眼圈微红,蜷起双手低低仔细道了起来。

原来,当日红鞋女尸命案第一次发生的之时。

张吉作为处州府的老捕快,当时也第一时间去往现场。

谁知当他亲自揭开那死者面上的白布,又看到她面目全非的脸颊上那一颗小美人痣时。

当下,就这么脸色煞白跌坐在地上的老捕快这才发现,这从河底捞上来的红鞋女尸竟是自己那亲生女儿张梅初。

那张梅初姑娘,不过年方十四,和马自修原本也是兄妹相称,算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半个妹子。

谁想正是生的如花般娇艳的年纪,竟凋零的如此凄惨。

她往常和母亲一道住在处州府下属的县里。

因张吉老捕快一人在府衙内办案,母女俩就在家织些布面卖,姑娘家性子腼腆害羞,就爱做些针线活,从来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家里亲事都还没定下的良家女子。

上月十五日,中元节。

梅初姑娘的姑母和母亲原打算送她去姑子庙里烧香,三人傍晚再一道从庙里回家。

可谁料,半路上,本要提着庙里还原的果子同家人回去的梅初姑娘只说了一句,回头去寻一下落在香案底下的帕子,谁想就一去不返。

姑子庙的女居士们都说梅初姑娘匆匆回去,拿上自己落下的小帕子走了。

整整两天两夜,处州府上下都在帮这张家人找女儿。

她母亲和姑母也急的在县里四处团团转,还托人赶来告知老捕快张吉女儿消失了。

可谁料这两日之后,梅初被那凶手奸污,又残忍分尸后的尸体就从处州府外的那条河沟里被人捞了上来。

那早已香消玉殒两日的尸体当时摸上去冰冷的吓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