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三十六章 (下).14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6032 2019-11-24 19:51

段鸮这辈子就没怎么见过按寻常路数来的人,一时倒也不动声色地就顶着众人的注视坐下了,他坐下的那一刻,本就暗流涌动的官员中也是静了下。

随后,抬起胳膊搁在椅子上端坐着的傅玉,段鸮,还有满满当当一屋子的议事官员们只见一位刑部侍郎站起来就开始陈述道,

“今日之议事,主为商议四起案子。”

“据杭州,和江宁,还有松阳捕快三日前上报京城刑部的邸报,已知全国各有三起案子都和顺天府的通天叟事件扯上了冥冥之中的关联。”

“第一条线,在杭州,乃是平民信息大规模泄露案。”

“第二条线,在江宁,乃是一人被举家泄露户籍档案案。”

“第三案,在松阳,乃是信息交易网被反向捕捉案,据称,有一伙人对外自称天都男子,实际常年从事行骗女子,骗财骗色,谋财害命之事,他们最出名的一点在诱骗良家女子后就会故意逼其自尽,还会将和其定亲后女子的画像出卖给通天叟这一暗网中。”

“而最至关重要,也是发生在三日前的第四案,在顺天,也发生了一起和通天叟息息相关的案件。”

“在这堂堂紫禁城之中,守卫森严,一名镶黄旗固山贝勒斯尔达家中的多罗格格被绑架消失。”

“受害人,名为瓜尔佳氏·和媛格格,镶红旗,年方十七,最后出现的地点在大报恩寺的马球场,当时她的身边有四名仕女,和固山贝勒家的护卫,但和媛格格依旧消失在了马球场。”

“她作为商品被公开挂出来的个人画像经由内务府开始秘密调查,但始终并未收到任何关于她生死。”

“七天后,据官府线报,我们得到了一条线索,而这条线索恰恰再一次回到了自活佛入京结束,频繁在这一个半月内大规模活动的通天叟身上。”

“和媛格格作为一名不可能接触到太多人的宗室女子,一位身份尊贵的多罗格格,却在消失通天叟上‘公开标价’,而关于她身上的这一桩黑暗买卖,被标价为——”

“四十四万两白银。”

大概是说到这儿也意识到此案情节之严重恶劣,在这场议事上做着案情陈述的这位侍郎大人说到这儿,面对着眼前坐的满满堂堂的中央官员将口中话语微微停顿了。

“这伙恶徒对外宣称,只要,谁愿意最后交出这作为拍卖价格四十四万两白银。”

“这世上的任何人,无论是商人,走卒,黑道,官员都可以从通天叟的那一张秘密暗网中将这位多罗格格买下。”

“这位多罗格格人究竟在什么地方,我们暂且无从得知,但这一笔血腥而可怖的人肉交易背后,却在另一条线索的出现下变得更为扑朔迷离了。”

“因为,就在三日前,朝廷收到一条线人的密保。”

“和媛格格的一只已经被大面积焚烧过扔在内城水渠底下的旗鞋被官府发现,在鞋跟处黏着一张纸片。”

“而这张竟未被完全焚烧后的纸上,竟然存在着受害人和媛格格用用鲜血涂写下来的一句求救和半根断指。”

——【“我在,‘圆’里。”】

第四十五回

【“我在, ‘圆’里。”】

这一句神秘无比,如同从黑暗世界中向常人这一边发出的最后求救, 一时令整个被震惊到了的议事会都陷入了一阵有些异常的骚动。

随着偏所纸窗抖动了下,室内有人来回去走动的气氛也越发凝重,里头众人快速翻越手中卷宗,和十多位官员之间因案子而展开交谈的声音也陆续传出来。

今日太和殿的这一场重要议事会还在继续。

但关于在差不多同一时间点,全国四个不同地区的四起案子突然一次性爆发的谜团。

以及如何利用京师中现有的人员和及时营救那位被公开标价的多罗格格也成了所有人要讨论的一个重中之重。

因百姓的户籍泄露和绑架案多少都涉及到了个人户籍,还有各环节城防布局等问题, 所以今日来的才不止是主案的刑部, 还另有本身掌握着京城乃至全

国户籍信息的户部, 以及对于顺天府各年工程概况了如指掌的工部。

但这三个今日参与议事的部门中,要说真正能掌控这一场大局, 还是掌握了刑司大权的刑部尚书那苏图, 以及海东青和南军机三方。

“人从马球场消失, 我看该彻查马车和马匹来往。”

“马车内若是藏人,根本过不了金水桥城门, 人就是这么一下子凭空没的。”

“我看, 此事还得先确定是否是人口拐卖,还是蓄意勒索,这寻常匪徒怎会有本事设下如此一局,这想不通, 实在令人想不通!”

这各部官员之中众说纷纭的,一时间倒也没个明确的说法,对此, 一身石青色官服的傅玉,跟一身深蓝色官服的段鸮也一起坐在下方,手里各自拿着一块笏板在撑着头思索着什么。

傅玉正对面,坐的就是段鸮本人。

两个人侧首,又共同应对着一个那苏图。

他们俩今日身处于一众议论纷纷的朝臣中,本是各自代表着南军机和海东青这一方。

所有其他围坐一圈在代表着各方,进行私下着案子讨论的人,都在等着这两个人之中到底是谁主动吭声。

包括说,那位刑部尚书的那苏图大人。

此刻,在这位肩膀后背抵在于太师椅上不动,且在六部中资历颇高,这会儿却也脸色很暴躁抵触的的老者的眼中看来。

傅玉跟段鸮这两个年轻的不能再年轻的后生,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

一个多年前就名声狼藉,保不齐是使了什么歪门邪道才重新坐到这个位置,一个则是京中出了名的勋贵家出来的子弟,从前也未听说过有何能力,想也知道是个跑来专门混日子的。

让他们来掺和这次这事,无非是让南军机和海东青一块分权耽误案子的进度,内心有着根深蒂固偏见的那苏图却也一万个不想信任这二人。

更不愿这两个人爬到自己的头上来随便指手画脚。

这也就造成了在此之前,这四案一直都是先一步压在刑部这一边,无论其他方怎么来索要线索,刑部都没搭理,所以才没能及时让南军机和海东青插手多罗格格的失踪事件。

“不给,就是不想给。”

“要查,需得刑部亲自来查。”

这是当时夹杂私人情绪的那苏图自己亲口说的。

但刑部这一排外举动,没能等来和媛格格人被找到的消息,反而等来了将案子性质瞬间改变了的这封诡异的求救信,将事态一下子变得更恶劣了。

可那苏图到此事还是不觉得自己这是武断专行。

他只觉得,这就是他们刑部分内的事,他一直故意不理会这两边的主动调查,也并无不妥,因为这次这通天叟的案子,任凭是谁来,都难以招架。

“段军机,八方尔济。”

想到这儿,那苏图今日顶着自己元老的面子,却也不得不语气十分不善地主动叫了这两个人一声。

他原想不管如何也不能让气势上输了这两个后生,也警告一句让他们俩别在此案上碍手碍脚,可这一句话音落下,对面却是一片古怪的寂静。

“……”

也不知是不是提前故意约好的,某两个人今天这么一出现,都一起不搭理他,搞得周围其他官员们都一脸古怪的侧目了。

一脸莫名其妙的那苏图不知其意。

还以为他们俩是没听见,又冷着脸怒气冲冲地叫了几声,却一下都没人理会。

可偏偏,这二人都在低头快速翻着一打案子相关的卷宗,半天都没个主动开口说话的,就和一双耳朵根本就是聋了一样。

这其中,傅玉却看得更快一点。

因为一上来,他的手直接就跳过了前面赘述的案情,翻到了那根他最在意的断指的问题上。

这是一只手带着黑色的指套正点了点,又轻轻地落在眼前这卷宗上,随字迹往下滑的傅玉个人最在意的地方。

这根被落下的断指,是之所以现在所有朝廷的人能坐在这儿讨论为何多罗格格会出现在通天叟中被售卖,并且打算营救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到底是谁的断指?

是和媛格格本人的吗?

那这是歹徒所砍掉的,还是有何别的神秘缘故才造成的,都是傅玉想弄清楚的。

而上头则书写着半根断指的来路,大致长度,表面伤口血液凝结状态,以及那张被发现时和旗鞋黏在一起的纸片具体是如何的官府大致描述。

刑部给出的验伤卷宗上显示,这根断指大约为小一寸长。

被砍去的时间,和血液的颜色来看。

是大约在这位多罗格格世宗后的六到八个时辰之后,水渠中因仅存的一只旗鞋被人恶意焚烧过,但在能找到部分衣物碎片,那就说明,和媛身上原本的衣着配饰都已在被带走之后就被销毁干净了。

而从人体骨节成长情况,还有指甲蓄起的长度,以及边缘有肤色差这一问题来看,应该就是一个十五到十八岁之间的妙龄女子。

这一点,和这位失踪的多罗格格的情况很吻合。

众所周知,京中宗室女子因出身贵重,大多会在出阁前蓄起长长的指甲,此类指甲在日常容易断裂,因此一些贵族女子就会带护甲。

护甲一般是贵重金属所制的,佩戴后若是想摘,只得由日常服侍的人小心协助,这造成了长期佩戴,不怎么摘下,势必会有肤色差形成。

无独有偶,撑着头的段鸮在东北一侧,正对着外侧窗户坐着。

微微向着窗口亮光处抬起的一只手中亦拿着一张经印刷拓印之后,每个人都有一张受害人画卷。

那张受害人单独所以显得面容有点惨白的黑白画卷上。

是和媛格格的外貌面部特征,失踪时那天经目击后留下的衣着装饰,还有那个位于大报恩寺的马球场具体位于京师地图上的哪一个方位都有详细的标注。

从段鸮这个曾经见过无数的死者状态,以至于经验丰富,所以观察一般人的角度总会有些特殊的人看来。

这位年仅十七岁的和媛格格是典型的满女长相,脸型方,面颊饱满,颧骨有些高,眼型是眼梢细长的丹凤眼。

随家中子弟一起去马球场的当天,她嘴唇上涂了宫廷女子的半唇妆,但可以看出她的下颚骨上有先天性的地包天,也就是牙齿发育的轻微畸形,两只耳朵的耳垂上还各有这一月才大的三个为了坠首饰的耳洞。

三耳洞,下颚处轻微的地包天,这一长相还是有着鲜明的可供辨认的显著特征的。

和媛格格若是只是落入一般拐卖人口的团伙,光是这两点就根本无法处置,这也就造成了这位多罗格格本身不属于常规人等会错误或是轻易绑架走的人选。

他们俩这盯着手上这些案件卷宗而第一时间快速生出的想法,一时倒也有些关键性的思路是交汇到一处去了,可就在二人都没来得及开口时,眼前已是一记拍桌子声打断了两个人的思索。

“啪!”

“段军机!八方尔济!”

原来那一把年纪的那苏图大人瞪着眼睛三番五次地主动想搭茬,却没个人都搭理他,脸上已经挂不住了,直接一拍桌子就发难了。

不得已,那苏图一顿,被这软钉子弄得怎么也不是,涨红着脸就扯高嗓子叫了那两个人一声。

可就在这事搞得众人都有点快下不来台时,傅玉这个混蛋倒是跟才看见对面的那苏图在冲自己发火一般,将手指落在案几上敲了下抬起头搭了句话。

“哦,对不住,那苏图大人有事?”

“你说呢!八方尔济,这就是你富察家待人接物的礼数吗?这是在公开议事,难不成是故意不想理我!”

“不理,当然就是不想理,想理的话,我刚刚早就主动搭理那苏图大人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个混混!你阿玛当年也从不像你这样目中无人的!”

若说会气人的,傅玉能称第一,另一个能算得上号的怕是只有某个姓段的了。

而今天,向来擅长补刀的段某人果不其然也没缺席,反而是跟着在一旁抬起眸也补充了一句。

“对不住,我是真的没听见,可能是那苏图大人今年已六十起岁高龄,实在年纪太大,气息不足,所以才这样吧。”

“段,段玉衡!你——”

这一切,恰如之前刑部死活不理他们两边似的。

倒真是将记仇,狡诈,小心眼贯彻到了十成十,那苏图直接被这两个年纪轻轻却嘴上功夫很厉害的混混气的够呛,差点没直接跳起来骂人。

可这被反将一军,本就是个哑巴亏,所以在两边同僚一番‘大事要紧大事要紧’的话语强行劝阻下,这那苏图才赤头白脸地跌坐在椅子上狠狠喘了两口气才复又开口道,

“行,行,南军机和海东青果然嘴皮子功夫练的不错。”

“……那本官倒要亲口问问了,段军机,还有八方尔济,你们二位可看完了,可有关于案子想说的?”

这话倒是终于问出眼前的正事了。

整个议事会都在等着看这两个人主动出来揽这个刑部都收拾不了‘烂摊子’,所有人也在等着在接下来这一场公开议事下搅和这场风云。

而当下,为了能接上先前那个侍郎说的线索,看了眼段鸮,见他和自己对视了眼,傅玉倒也收回视线,又一下子站起来走上前去来了句。

“有。”

“是何高见?”

那苏图讥嘲一声地问。

就如同那苏图说的,傅玉他阿玛当初和他的为人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谁让傅玉这人素来的风格就是这样,又跟段某人是臭味相投。

或者,换句话说,他是个能跟段鸮比一比谁到底更张扬狂妄行事具体有大胆的人。

他们俩从以前开始,就是思维和想法有着某种共同性的一致,且能抓住常人身上蛛丝马迹去揣测出一条不易被发现的路来。

而为了令所有人能直观地明白这四起案子之间的线索和关联,走上前去抬起一只臂膀,背对着众人的傅玉紧接着只在正当中的空白隔断上快速地划了数笔上去,又由两名内侍重新换了一副可供人沟通案情线索的卷轴上去。

这一条条像白色连接在一起的蜘蛛网一般的‘线索’,经由一双手在不知名的思维和想法主导下连接在了一起。

段鸮坐在底下看着,也未作声,但待到那手下所诞生的一根根细密的‘蛛网’停了,映入所有人眼帘的正是一张像是蜘蛛网一般的犯罪网关系图。

【五猪人→通天叟】

【→顺天案】

【松阳案→通天叟】

【→处州案】

【通天叟→太平案】

【→临安案】

【江宁案→通天叟】

【→顺天案】

这一像蜘蛛网一般的关系网,大致能令人看出来过去一整年中,各府几个重点关于五猪人旧案之间的线索关联。

但说来古怪,傅玉在每一件案子当中,都以‘通天叟’作为事件发生的索引,就像是‘通天叟’是一根根蛛丝,每起案子本身是独立的,但因为有‘蛛丝’的存在,一切才会顺理成章地被串联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