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三十六章 (下).6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5190 2019-11-24 19:51

哒,哒。

有脚步声响起。

“嘿!富察尔济,你怎么下来了!”

札克善也一下子跳了起来。

段鸮问朝上看去,却见那抱手从上方出现的皂衣男子身形极高,挺拔如松。

隔着小楼并不敞亮的光。

他的那双常年处于黑暗中的眼睛就如之前他和札克善所说,一阴一阳,所以白天不便出门。

那只眼珠泛着灰,不知患了什么病症的左边眸子,因终日不见光,极浑浊也极古怪,两个人第一眼,都觉得对方是个很奇怪的人,但是他们却谁也不知,这一面并非二人第一次见面,更不是二人最后一次见面。

所以说,这江山到底有多大,千年照古今,锦文华章写,这延绵万里的江山土地之上,有兖州人,有蜀中人,有顺天人,有许许多多的人。

凡人如尘,个体其实是万分不起眼的。

但有人的双脚所踏过的地方,这山河就是如此地大。

你若说它好,它却也有那么地不顺遂,因常人的这一辈子,好的不好的,仿佛一眨眼间就此过去了。

但说到底,这可是所有人的天下。

若有人在,山河才在。

这样的山河,才是最好的山河。

“札克善,我这不欢迎偷听的人,还是这种阴嗖嗖,长得不好看还喜欢偷听的人。”

“送客。”

这话说完,傅玉转过身,又一下关上了门。

但他却冥冥之中明白,这个门外的,名字叫段鸮不会走。

——新的故事,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出意外,这是本文最后一个特别篇了。

不同人有不同的视角,但故事的源头在一开始就埋下了,这也是个人命运的一部分,支配着不一样的人生走向。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养猫的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谢秋生 4个;他是穿堂风 2个;丸子吃吃、judy~、木木、深山里的凶兽、柳絮弥江、不三不四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养猫的鱼 68瓶;balbal 24瓶;杨精明、颜兔兔、大米粥、君倾倾 5瓶;嘿呀呀 4瓶;朝醉烛行 3瓶;千秋岁、湛湛生绿苔 2瓶;judy~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三十九回

1740年

顺天

一夜就这样随着时间而匆匆过去, 昨晚的那一场关乎于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升华, 让眼前的一整个清晨变得格外与众不同了起来。

因为昨夜出来见面前, 就已确定今日二人都是年尾沐休, 虽说二人都是刚回顺天, 但上一次的后续处理也需另外等一等, 所以算下来, 满打满算, 他们俩还能有三四天可以呆在一块。

此刻, 周围的空气中还有些许若有所无的气味留下。

很野性, 很放肆。

昨夜, 某两个人从外头一路跑回来,就又在这儿刚好一块过了一夜。

此时外头的天已经彻底亮了, 室内的暖炭烧的差不多了, 屋子里四面都有点暗。

东窗台上的雪已干了,难得睡得这么踏实的段鸮睁开眼醒了, 身上已是一动不能动的,他的胳膊有点麻,不知道什么地方更是有些微妙地不适。

这让本还有点困, 每根骨头都像是和人恶狠狠滚到一起打了一架,所以重新闭着眼睛捏了下鼻梁的段军机的脑子清醒了一点。

一头连睡着了都很规整的黑色长发披在肩头,接着段鸮保持着趴着的姿势调整了下,任由腰间的一件外衣滑了下来。

入目所及,那是有个人那一身被扯得有点皱巴巴的海东青制服,黑色的硬盘扣擦过段鸮留了几个印子的后背, 有种微妙的,令人回忆起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奇妙感觉。

因为这衣服昨天后来基本就是穿在他身上。

段鸮很少穿全黑的衣服。

他一直以来都并不喜欢黑色,可是这一身的黑色在他褪去了其余伪装和外壳的身上却有种很奇异的颜色冲撞感,当他穿着傅玉的那身制服,被抱着在纸窗边,用手感觉着外头的冷,和傅玉的热时,他们俩都有种精神都融为一体的感觉。

然后,有个人就这么抱着他,然后两个人一边在那扇窗户边吻着彼此,这人一边在段鸮耳边轻轻地念那封情信。

那信,且不论本身如何。

事实上,傅玉就算胡扯个什么他都会很有兴致地跟着这个疯子听,更别说是这个了。

毕竟,这家伙这么帅,还是他的了,现在还要给他读信,段军机这个贪图享受,没羞没臊的狡诈之徒,甚至觉得现在就算他俩就算立刻换个地方再读他也可以。

眼下,一晚上都过去了。

在他身侧,有个人正抱着他,那双手伏在他的腰背上,两个人贴的很近,因昨晚终于没忍住放纵了下,这会儿一夜荒唐过后也是畅快销魂的很。

只是,这大清早的,一睁开眼睛四目相对还是需要些心理准备,所以顿时脑子清醒的二人一正面对上视线,空气都仿佛沉默了。

傅玉:“……”

段鸮:“……”

这一霎那——

侧身躺着第一反应是顿了下的富察大少爷脑子里现在只能依稀想起在他眼前晃了一夜的某人的腿。

侧身和他一抬头对视的段军机脑子里只能想起在他眼前晃了一夜的某人的胸膛和双手拥紧时的背。

二人表情各异,不知在想些什么,也不确定该往下具体用如何心态来好好接受这难以描述的清晨,一时二人全都不作声,许久才侧过身子用余光打量了彼此一眼。

见对方上面都跟自己一模一样,这二人都一下收回视线。

又在背过身后不约而同撩开被子往下一看。

自己也是坦坦荡荡地真干净——顿时,这俩身体之间明显隔着一段安全距离,各自躺着面无表情不作声的家伙才开始‘假正经’起来了。

“嗯,早啊。”

枕着一条胳膊望天,脑子里有些感觉还没完全褪下去的傅玉眼睛盯着上方也不乱看说道。

“嗯,你也早。”

抱着条手臂望天,脑子里有点感觉没完全褪下去的段鸮也不置可否地盯着上方也不乱看回答。

“时候不早了,咱俩是不是该起了。”

段鸮故作镇定。

“啊,是吧,都已经天亮了。”

富察少爷也故作镇定。

段鸮:“我今天不去南军机。”

傅玉:“是么,哦,正好,我也不去海东青。”

段鸮:“原来如此,那挺巧。”

傅玉:“嗯,是啊,还挺巧。”

这两个人之间的这种对话,怎么听怎么都有点干巴巴,还有点这两个人一块和鬼附身了一般的反常和诡异。

可这会儿,他们俩是装的还挺来劲的,昨晚可就完全不是这回事了。

因昨夜,两个人虽到底都是头一次,所以一开始气氛难免是视死如归,还有点绷着脸,浑身不自在。

明明以往他们俩的为人和品行,堪称一个是不要脸,一个简直是不害臊。

但到了这辈子这头一次情窦初开,到了不得不交付一切互为彼此的时刻,这‘不要脸’和‘不害臊’还是在过程中有点毛手毛脚加笨拙单纯起来。

照理,他俩活到这个岁数也是什么都明白的。

但这份明白,放在彼此身上,两个人也有着一千一万个不舍得,因为对方是不一样的,所以就也分外地珍视和马虎不得。

可没一会儿这两个到底一块疯惯了的人来瘾了。

傅玉这边稍微才主动了一下,段鸮不知怎么的就僵硬了一下,傅玉还以为他到底不习惯就给顿了下,然后一向心机深沉的段鸮努力冷静了一下默默望天,两个人说不上来的古怪,却也分开了些才各自来了句。

段鸮:“你先让我缓缓。”

傅玉:“啊,缓什么。”

段鸮:“有点怪。”

傅玉:“哪儿怪。”

段鸮:“就,怪不错的。”

傅玉:“……”

段鸮:“阿玉,我好喜欢你。”

这乍一听还好,细想之下简直和直接点火没差别的话一说出来就和火上浇油似的,两个人都盯着对方的眼睛突然不作声了。

一时间,别说是在那样的氛围下正跟抱着块宝贝一样正在疼他的傅玉了,弄到最后,主动撩他的段鸮自己最后都没能好好把持住,就和他一块胡闹似的荒唐到了天亮两个人才消停下来。

眼下,两人身旁看着像是打过一架似的。

这二人这么多年,睡着了都喜欢各自孤僻骄傲地倒向一边自顾自地倒头睡着,模模糊糊醒了的人在睁开眼睛的刹那,脑子里都有了片刻的空白。

但具体旁边躺着的到底是谁,还是清楚的,不仅清楚,每个细节两个人各自怎么样的反应他们都一点没忘。

“哦,所以你觉得昨晚怎么样。”

“还行吧,就那样。”

“是么,那麻烦你说这话之前,可不可以先把你的腿从我腿上挪开。”

看他在这儿翻脸不认人的,有心呛他一声的傅玉支着身子就又这么来了一句道,

“你为什么不先挪开,你也从刚刚起也一直故意挨着我。”

眯着眼睛面露挑衅的段鸮这话落下,像两个摊开的大字一般幼稚地大半夜躺在一块的二人嘴上又这么一来一回地拌了几句嘴。

“……”

“……”

这话落下,‘不要脸’和‘不害臊’再度眼睛对眼睛鼻子,待两个人一块停顿了三个眨眼,‘不要脸’这才率先放弃挣扎又认命般地来了句。

“算了,我装不下去了。”

光说完,着上身就这么一下坐了起来,嘴角忍不住上翘着的傅玉回头抱住段鸮,半只手搂在怀里俯下身子亲他,段鸮对此见好就收,一时间,这两个明明搞在一起有一段时间的家伙却像是有皮肤饥渴症一样,很喜欢和彼此接吻。

只是这大清早的,还是不能太过,因有些事一不留神就容易变质,还容易耽误正事。

“喂,别大白天,就开始不讲道理地耍流氓啊,这位帅哥。”

感觉到有个这么热都不嫌弃,还从身后挨着他的人的手一路往他腰下滑,是个活的,能喘气的男人都不可能没感觉。

睁开一只眼睛的傅玉一边勾着嘴角还挺开心,一边却仰头握住段鸮的一只手,两个人的手都很骨节分明,是很男子气概的,也掌握着自信和力量的两只手。

傅玉这一头黑色长卷发本来就很长。

一缕发丝落在面颊上,加上他们家的人天生有点卷发,所以一早起来就这么随意垂在肩膀上,当他保持着这个自上而下的姿势笑着逗段鸮时,就显得有点邪气不羁。

他没有着急只是反手吻了下段鸮的手心,又从他的手指,一点点地自上而下地触碰。

这真是世上最不要脸的勾引了。

偏偏段鸮还就很吃他这套。

他俩双臂交缠,都笑的和笨蛋似的,之后还抱着彼此这么打滚翻了个身,换了个更方便搂在一块的姿势,又特别腻歪特别躁动地又吻了好一会儿。

二人这么一闹,又是半个时辰。

要是任由二人胡闹下去,这整整三天沐休可能他们俩都能这么无聊地跟对方耗下去,所以最后闹完,还是傅玉任劳任怨先起来,又给有位大爷似的段军机主动去弄了份早点。

因段鸮从来都胃口不好,所以傅玉不可能说大清早地还让给他继续这么折腾下去,一夜之后,只简单地批了见外衣的二人从卧寝,又这么腻腻歪歪地一块到了宅子旁边的小厨房里头。

期间,主要是傅玉一个人在给某人忙活。

因为段鸮这辈子活到这么大从来不下厨。

事实上,从他俩认识那会儿,傅玉早就知道了,段鸮不仅不下厨,也不会洗衣洗鞋更不会除此之外任何生活上的技能,因为段军机这样的人从生下来就不委屈自己。

他不想干的事,就绝对不干,就连段元宝都得反过来伺候他娇贵无比,难伺候到极点的爹。

对此,咱们傅玉大少爷本人以前也没有伺候别人的习惯。

但谁让这家伙现在都和他互相套牢呢,他看着段军机这样,就是再无理取闹难伺候都觉得这个人就是可爱的不得了,也因此,当下傅玉肩膀上披着段鸮的南军机正式官服,就感觉着有个人在身后抱着他,又扭头问了句。

“你饿不饿,想吃什么?”

听到这话,其实,看见他就觉得什么都行,也很有胃口的段鸮就在后头挨着他一点,用手圈住他腰,和只狐狸似的凑近他点又回了句。

“都行。”

“……”

这句都行还挺可爱,给人的感觉一点都不段鸮。

有种浑身的深沉和狡诈都收起来,就跟他一个人在这儿耍赖般的依赖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