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三十六章 (下).2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5282 2019-11-24 19:51

【‘今天是个吉祥的日子。’】

东长安街道上,摇铃声中,鼓下方,皮肤黝黑健康的八臂天女们也跟着挥舞起了手臂上的缠臂金和丝绸,半边身着白坎的肩膀上披着藏青色兽皮,带着梵天大萨满面具的段鸮单膝跪于这四面八方的火把中。

他朝着天际一点点伸出一只俯身作手振臂握拳状,另一只手则高举着一把招魂铃。

可说是用于藏传佛教祭祀的招魂铃,当被段鸮这样的人用一只充满力量的手握在手掌中时,举于头顶的招魂铃却仿佛幻化为了一把刀剑,一把锐不可当的刀剑。

这样了不起的气魄。

这样锐利到闪着白光的刀剑。

使他这一身藏袍也变得犹如烈火一般耀眼夺目。

在他身后,汹涌夜色如佛陀阿摩罗座下象王嘶吼的咆哮,而在这一张面具后,漆黑的双眼牢牢地锁定着那个与之一起站立在鼓上,却注定要成为一生对手的人。

那是谁。

段鸮比谁都清楚。

因这一刻,这一面鼓就是属于他和那个人,唯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战场。

手握成拳状,又和段鸮一样指向光明的天际,那一头黑色浓密的卷发散开在背后的靛青色吉祥纹唐卡屏幕后,牦牛牙红珠串挂在那人的颈间,流淌着汗水的结实胸膛。

这是一场纯粹的,充斥着男性力量的舞。

舒展手臂,随烈火而生,亦舞于这山河中,为天下百姓所共睹,二人一下拉近距离带着浓烈的火药味对视的刹那,一抹被赭色面膏涂抹后的留下长长的赤色,却在傅玉张扬野性的眼角。

“咚——咚——咚——”

远处,神武门上两面兽鼓还在由红衣鼓手挥臂击击着。

古老的传说故事正由这一场随性而至的藏民族舞蹈而一朝回到那一年的雪山顶上一幕幕上演。

两个夜幕下的男子身影交替,重叠,转身,振臂而舞,恢弘而神秘。

【‘传说,遥远雪山的藏王和阿摩罗象神生来为敌。’】

【‘却共同执掌人间秩序,当他们第一次在雪山见到彼此,就已经认出了对方的真身。’】

【‘象神,您因和从雪山上走下,是阿摩罗的指示使你来到此地的吗?’】

见状,只和他进行着这一场鼓上的双人厮杀,伸出一只缀满了佛珠子和金珠手腕的傅玉在巨大的人面鼓上一把拉住了段鸮。

跳跃中,共舞中。

二人敞开怀,露出极具男子气概的胸膛手臂肌肉,同时一块蓬松柔软的水獭皮镶边大披风一张开就挡在两个人的头顶。

两个人身后火光冲天。

身影再一次交替。

这两个身影模仿着民族舞台上男子之间最激烈而直接的抗争,去向彼此演绎着传说中的天神战场厮杀,却始终并未穿过火焰中的真正地触碰到彼此的手。

相比起一场面对着整个北京城百姓公开的民族舞蹈,这更像是一场发生在鼓面上众目睽睽的争斗。

下方人潮涌动,百姓的鼓掌和惊呼声一阵阵传来,一双双眼睛在下方惊愕而震撼地注视下,一场真正的传说似乎正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持续着——

【‘藏王,吾为寻真身而来,因吾为象,比丘赐我为神,可吾于命中终要跨过雪山寻得一王。’】

【‘拥有了王,象才不负为神的初衷,才可一起共同成就这山河中的壮阔。’】

【‘而就在刚刚,吾已在您这双光明的双眼中认定,您便是吾在人间这一生的王。’】

那一双眸亮的像火,却像极了这一整个磅礴山河天地间的藏王。

他是唐卡上的不败天神,是世间万物的恢弘化身,无论多少次轮回,在这苍生中,他们总能找到彼此的这一张此生无法难忘的脸庞,只因彼此已经是对方的信仰。

扑通,扑通。

这挑衅和争斗刺激着二人的心跳都动的厉害,对方的呼吸心跳汗水都交汇住的这一刻,两个人当下一把握住彼此的双手,并成拳举向天空。

火星子一簇簇飘在半空的浓稠夜幕之中,结伴而行的他俩的肩膀很宽厚,是成年男子绝对力量和暴力武装的化身。

抬起手臂举着遂发枪的刹那,瞬间能看出手臂肌肉力量感十足。

加上个子高,两个人一起这么冰冷感十足地从暗巷中包抄出现的时候,给人群中那些埋伏中的黑衣蜘蛛带来的视觉冲击感可太强了。

等先向目标身躯快速打两枪,然后迅速向上往目标头部打一枪。

前两枪的目的是为了更快更准确地击中目标,打胸部总比打头部容易,而且让目标短时间内无法反抗,而第三枪就是为了破坏大脑,使目标更长时间地停止下来,或是永远地停止。

“碰——碰——”

枪声在皇城的庆典鼓声中湮灭无形,但一个个隐藏在暗处的黑衣蜘蛛却被两个鼓上做舞者打扮的人一一解决掉,并化作微光湮灭于无形。

【‘长空万星齐聚欲与月争辉。’】

【‘今天是个吉祥的日子,’】

【‘愿此祥兆存与天地久伴。’】

‘一——’

内城内,南军机偏所内摆在正对着太和殿的一口西洋机械自来钟突然发出‘咔哒’一声脆响。

伏案而坐的白衣老者猛然间抬起头,一双浅棕色的双眸却像是察觉到什么般突然令手下推开了偏所的唯一一扇窗户。

‘二——’

两个鼓上的枪口却是一齐迎着众人的身后对准了那天空。

‘三——’

天空当中,两个飞在过高的天空当中,原本笔直地逼近神武门的羊皮气球一下子被两个火药弹击中,伴着刺耳的漏气声和巨大的爆裂声。

四面八方的百姓惊呼了起来,头那个球形羊皮却也炸开在一团烟火声中。

藏传佛教中的三臂天女在紫禁城的凤鸾车上起舞,天空中出现‘佛祖’的飞车疾驰的古怪动静,百姓们在火袭中逃命。

泄露出来的气体点燃了更大的火苗,却也飘散在空中,化作了一朵朵金色的花,令二人的面容变得更为光明而清晰。

眼前的这个人。

不是人间的藏王。

不是凡人们的王。

却是无比热烈炙热地攻占彼此整个心房,恰似再难令他们再从眼前这个神明怀抱中逃脱的,只属于对方的藏王。

——是他们一个人的王。

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夜一起抓着彼此的手肆意奔跑在顺天府的夜晚,可这一次,却不是顺天双‘恶’,倒像是两轮照耀着整个顺天的皓月一般。

“你成功了,傅玉。”

“傅玉。”

“你成功了!”

说着,还带着点,段鸮一双坚定而明亮的眼睛中神采奕奕。

他的表情直白而热烈,有着此生从未有过的对眼前这个人完整地钦佩,喜欢和与有荣焉。

仿佛只要傅玉成就了自己。

就是他的人生一大幸事。

从来,是互相成就,互相造就。

“不,是我们。”

“是我们成功了。”

不知为何,看到段鸮笑的这么开心,头发已经完全散开,眼眸下的那抹赤红色却越发鲜艳的傅玉的嘴角也翘了起来。

“走吧。”

“段玉衡,我们一起去。”

这一句话落下,二人却是抓住彼此的手就一起跳下了鼓面混淆入人群中。

方才的空中气球已被二人解决,一白一黑的暗香和梅花醉从街边一路听到口哨踏着马蹄声奔来,二人随之一个潇洒地翻身上马就迅速赶往目测活佛的车鸾和藏族贵族已被成功解救的内城队伍。

一只手拽着缰绳,白色鬃毛烈马上的象神一手摘下自己的萨满教红面具,一张令那红幡下整个京城百姓,整个朝堂上下都为止的面容就这么露了出来。

他们刚才一路从内城礼炮下而来的长发完全地披散在肩头,一缕缕随风而轻轻向着半空被吹散。

少年时的稚嫩,青年时的冲动已完全褪去,他们的双眼不再如当年那般是个心机城府多于切实历练的少年人。

这是两双如虎一般野心勃勃的成年男子的双眸。

他们都已已成了一个一个真正了不起,光是满身气魄力量就令这天地昏暗转瞬间照亮,容不得人有一丝轻慢的盖世英才。

山河,日月。

在这样的黑色双眼中都会被比下去,唯有如玉衡星一般的光芒足以照耀着这一双人影,将他们身上彼此的光芒。

兖州的段玉衡,和顺天的八方尔济。

世上曾无人不知不晓。

却到底是孤身一人,坠入黑暗中,消失五年,却也终于寻得了最初的心愿。

而今,他终于洗尽铅华,卸下满身伤疤,只为保护着自己心中的一切,就这样踏着这顺天府一夜的烈火再一次无所畏惧地和另一个人一起回来了!

这世上再没有人能挡得住他们。

这世上也再没有比他们更放肆,狂妄,堪比烈火的人了!

“前方,无需下马!”

“紫禁城天子只容我来问!下首,刚刚在人面鼓上一起挡下这空中的‘飞车’保护了顺天府的!是朕在这北京城的哪两位了不起的臣子!”

那一身吉服的内城侍卫官如此对着那两道火中的身影高声呼喊了一句。

“南军机,段玉衡。”

“海东青,八方尔济。”

直到,那黑白马上的两个如同神明下界的挺拔身影异口同声地迎着这烈火一字一句回答道,

“幸不辱命,守卫顺天。”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bg:《门》howie lee

第三十七回

1740年

顺天

这一夜, 伴着满城的彩花和礼炮声飘洒着落下到地面和车马道上帷幕, 顺天府‘飞车’案到此可算是成功告破了。

隐藏在顺天府多年, 以袁家庄石灰窑为据点制作气体, 伺机袭击被抓捕归案, 一整晚上, 不说整个顺天府都陷入一场莫大的四方混战。

光说是南军机和海东青一遭破天荒的打配合合作就是过去少有了。

好在, 受了伤, 却到底撑到了最后一刻銮仪卫和傅恒那头最终顺利维护了道路秩序。

郊劳所那边最初被劫持惊吓到的官员和藏使也由达哈苏和长龄安全善后了, 沿途部分受袭百姓只传说着有人曾亲眼见到了段玉衡, 却也无人可以证实这说法。

但最终, 当一场鼓舞结束的刹那,伴着头顶烟花, 缓缓坐在銮驾中。

伴着头顶礼花中进入内城的五世活佛罗桑益西贝桑布从头到尾并未受到任何罪犯的近身威胁, 一次成功地外交活动得到了全城的安保解决。

这就是此番下来最好的结果了。

后续,入藏外交事宜将交给朝堂和礼部, 銮仪卫,南军机和海东青本身的工作到此已是差不多可以收尾了。

十日到十五日。

傅玉和段鸮在这一夜后也彻底进入了案子最繁忙也最重要的阶段。

因除却他们在袁家庄石灰窑逮捕的那一名黑衣接引人。

之后在广场庆典和另两处的这些‘蜘蛛’成员具体是如何混入这一重要外交场合的也成了一个谜题。但那名一开始在袁家庄被捕的黑衣接引人之后的口供却给他们提供了一份方向。

一个始终在此案缺少身影的人,成了他们接下来要追寻的主要, 也是在一番口供比对后。

一个十分特别的人出现了。

在此之前,段鸮对于五猪人案是有着他独有的亲身经历的发言权的,而在这五猪人案中,最重要的一个抓捕这些罪犯的证据,就在于他们都具有一个特点。

世宗十三年是乙卯年,也就是兔年。

所以这一年中, 按照他们作案时所暴露的身形,其中最小的那个犯罪者应该也有二十岁,而最大的那个已经六十八了。

虽然猪人案并非每次都是五个人准时出现,而更多的是一种团伙分工,由每个猪人担任的职责分工,但那个岁数最大的年老犯罪者,具体是什么来路到现在都未曾有人清楚。

而在此基础上,南军机和海东青两边真正锁定的那个人,正是一直以来都在顺天府,甚至在南军机偏所担任着官员——于东来。

于东来。

六十岁。

五年前,他正是五十六岁。

他本为圣祖六十年进士出身,在世宗在世时候,他并未受到太多重用,但正如他一直以来都在顺天府扮演着一个极不不起眼的小角色,每每在关键时刻却也从未最终,这个人却一直以绝妙的伪装隐藏在顺天府。

因他身上的踪迹本就太过可疑,所以在此期间,三方也在密切地留意着在事发后,此人的一举一动,而不出所料,袁家庄石灰窑被围捕的当夜,此人就想连夜逃出顺天府。

当他被正式抓捕归案的那一刻,此人正是准备携带行李出入大清门,奈何当时海东青和南军机的人已是找上

“啊啊!我不是!休要抓我!我不是什么‘蜘蛛’!”

“我是朝廷命官!你们抓不得我!我什么也没做!”

披头散发试图逃脱追捕间,这个面容显现出朽木般枯萎的六十岁老官员却是一下子跌下马车,在跌下来的那一刻,他一直掩在衣袖下的一双烂手却是彻底暴露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