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VIP小说•精品推荐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VIP完结/金牌推荐)TXT下载 《大清刑事犯罪科》作者:石头羊.txt

第三十四章 (下).3

大清刑事犯罪科 石头羊 6410 2019-11-24 19:51

风没停,天已经亮了。

一夜,他们俩都根本什么没时间闭眼。

一整晚都呆在卷宗处想案子的段鸮意识到外头已经天亮时,正一个人枕着胳膊仰靠在身后的椅背上,他结了盘扣和腰带脱下的南军机服被脱了放在公案上。

见状,段鸮人撑着稍微坐起来点,用一条胳膊圈住了自己的一条腿和膝盖,本身坐姿却还是保持着一种腰背挺拔地坐着。

当下,他没什么情绪地垂着眸,一根长长的辫子垂着肩膀上,细瘦无血色的一根手指搁在桌案上,一下下的敲着。

段鸮在思考。

思考这一次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热源。

风向。

利于滑翔的飞行构造之外,到底什么是顺天府‘飞车’真正足以飞起来的最后一个秘密。

在此过程中,他甚至在想着,过去曾有一说法,说元顺帝时期,有一名姓王的漆工也曾记载制造过一架飞车。

据记载,这种飞车两旁有翼,内设机轮,转动则升降自如,上面装置一袋,随风所向启口吸之,使风力自后而前,鼓翼如挂帆,度山越岭,轻若飞燕,一时可行四百里,愈高飞速愈快。

难不成,这样不可思议的事物还真的存在?不,不可能,这样的存在并不具备支撑飞行的完全理论,顺天府的这个,一定,一定还有着不一样的办法才实现了这一次的飞行。

可疑似发生过坠落的鸟尸,和跟着鸟尸一起曾经掉落在顺天府的不明坠毁物。

还有那除了斜坡度和风向,第三个能使‘飞车’成为现实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

这个暂且还没被寻到的事件记录到底存在于过去的哪一个时间段,又具体是在何地何情况下发生的,这成了当下解决这起案子的至关重要的线索。

但当下北京城里里外外近阶段关于鸟坠落和高空物体坠落的案子他们都排查过了,却都没有任何头绪,甚至翻来覆去的找,就是没有结果。

外圈关于鸟尸的寻找还在继续。

但在中心圆地带却似乎没有发现他们预料中的结果,这一情况,不得不说还是挺令人陷入困局的。

而‘飞车’又有可能随时出没,可谁都无法预测这东西具体将要对顺天府做些什么,而它的飞行轨迹又具体是什么。

一种无形而古怪,谁也无法去承担这样重大责任的压力萦绕在各人的心头。

因一旦推断失误,这满盘棋局,段鸮这一次都可能要毁于一旦。

可没办法,既然这案子的地面排查锁定已卡在这儿了,那就说明或许还有他们本身没有找到的线索遗漏之处存在着。

而若说这就使他们不相信自己和彼此会在‘飞车’和鸟类坠亡地的这一判断会出什么问题,却也不会,但到现在这种时刻了,若说感觉不到这场危机的神秘性,却也是假的。

所以两个之前确确实实放出话去要把这一次顺天府‘光点’案子给查清楚,现在也确确实实需要一点解压方式的家伙干脆又约着晃悠了出来一趟。

只是这一次着出来,他们俩纯粹就是一大早,想找个地歇会儿再让脑子缓一缓了。

这个缓一缓,也仅限于这十分匆忙的一小会儿,紧接着等完那头那一头搜查的消息过来,他们还得继续分开忙活查案子。

毕竟,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但现在的这一番搜查无果结合局势仔细想想确实很糟糕,没有鸟尸和不明坠落物的相关记录结果,下一步对于这‘飞车’的踪迹就没办法锁定。

一早就这么从另一头过来找段鸮,某人身上的那间海东青制服这会儿已经批在段鸮身上,两个人正坐在一边内务府门槛上吃早点。

顺天府的民间早点,尤其是街头百姓吃的其实很寻常粗糙。

因不比南边水乡精米种植的更多,京里虽是皇城,但到底是内城的官家老爷们吃的精细,寻常百姓,莫不过一碗端在手上的芝麻酱面茶和两块烧饼。

段鸮以往其实很少有胃口吃什么的,事实上大多数时候,他都属于精神压力过大有进食困难的那种人,可自从这一年来,他虽然从来没说过,但是他的心病确实好转了很多,就比如现在。

他虽然感觉不到自己饿还是不饿。

但他觉得进食没什么困难,他因为外物而产生的压力已经不来自于进食本身,相反,他的脑子已经知道,如果不吃东西,人才是会缺乏力气做事的。

这一点,他曾经完全地做不到。

现在好像却也能够真正地迈出这一步了。

所以他跟傅玉一起低头各自吃着早点也不唠嗑,就这么两个人各捧着只大瓷碗吃自己的。

因为都是男人,查案子本身又很消耗体力,段鸮吃的还比傅玉还干脆利索的。

傅玉看他胃口不错,就把自己那块麻酱烧饼也用手掰了给了段鸮。

段鸮见状拿手接了,又转着碗边喝了一大口面茶,两个人饭量基本差不多,痛快地吃完这一大清早地一顿,顿时都感觉到昨天一宿没睡的精神头回来了。

脚边搁着两只对面面茶摊的瓷碗傅玉这会儿正吊儿郎当地长发扎着垂在脑后,一身对襟半截褂躲在巷子里,傅恒要是他哥跑回家了还故意不回来,现在搞成这样估计得眼前一黑,也是这时候,傅玉才冲段鸮来了这么句。

“段鸮儿。”

“嗯。”

“咱俩要不去个地儿。”

“去哪儿。”

“稍微走走也活动活动,清醒一下思绪,也不能傻坐这儿白等消息,先跟我去会儿吧。”

傅玉这个话,段鸮听了就也两个人一道站起来了。

可二人一块走了后,段鸮之后才知道他说的活动活动是要干什么,因为对方直接把他给领到了一个地儿。

而这个在养鹰所围墙后头的一大块地面除过草,还有训马痕迹的半空地上,四面也无什么人影,相反两边都空荡荡的包着圈铁皮。

也是他们俩一前一后推开两扇小木门进来,傅玉和段鸮各自站到一边像是马槽一样分开的两个隔间,而眼前的隔断上还各放着一把眼熟的燧发枪,尽头处是两个类似射箭的他才弄懂这是个什么地方。

这应该是个过去供城防营练兵射箭场而改的训练地,若说全京城,怕是只有傅玉才能找到这么个奇奇怪怪的地方了。

这个活动活动筋骨或者说缓解压力的方法,段鸮以前还真没试过,但这确实像是傅玉能想出来的办法,也莫名地和他们俩这种人的行事风格很合适。

段鸮甚至觉得有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样的方式。

就像傅玉这个人一样,段鸮心里的每一个没告诉别人的特殊点,都能刚刚好被这个人给一次性戳到,再让他完全地被套牢住。

因为在面对眼前一模一样的谜题面前,这两个人永远是有着同样的强势和斗争感觉,就像是两头只有血性才能激发本能的野兽一样,总需要最原始的东西来刺激他们的大脑,才能令这两个人找回一模一样的对于真相的寻找。

所以,当下,二人也不用特意和对方交代什么,就只默契十足地和上一次在太平府时脱困的那样像挑选弓箭似的各挑了一把燧发枪,举过胸口架在臂弯。

他们的姿势都很标准。

一黑一白,全神贯注地汇聚在原处的两个‘目标’上。

那两个‘目标’就像是他们共同的敌人,促使二人的双眼,精神和身体四肢心跳都完全地被这种方式给完全地调动了起来。

段鸮的视线聚焦在远处的两个并排的弓箭草垛,就像是二人共同面对的笼罩在蜘蛛网内的黑暗迷局一般,被两把燧发枪直指瞄准着,接着,用一只手塞住耳朵的傅玉才侧过来点语调很公事公办地问道。

“你觉得到目前为止,为什么还是没有找到鸟尸和坠落地的所在?”

“我有想,可能会有三个原因,但是我不确定目前我们碰上的是哪一个。”

段鸮回答。

“哪三个。”

傅玉又问道。

“一,就是纯粹的地面搜查的遗漏,即琉璃厂到灯市口沿途的任意一处民宅街角周边,是否近阶段有这样的异常现象和鸟尸坠落过。”

“二,就是这一中心圆地带的建筑高层房顶,瓦片间隙,还有酒楼侧边道排水渠中也有有可能积压了不明鸟尸,因为在半空的坠落中,尸体未必会下坠到地面,京城建筑布局又比较密,掉落到屋顶上的可能性更大。”

“三,就是接近中心圆地带的内城湖和河流,在物体下坠过程中,风使鸟尸和坠落物掉到了内城河流之类的地方,沉了底,致使从头到尾没有人意识到此案的异常。”

段鸮给出这三个关于搜查范围需要时间等待的回答。

不得不说,都是以当下这一起案子的实际情况出发的,确实也能在最短时间内缩短他们的寻找范围,除此之外,他还要寻找的就是‘飞车’升空的源头秘密。

“现在的时间紧张,但是这个过程中,我们只能耐心地等。”

“因为我们俩的这个预判结果不可能是错误的。”

“就算是全顺天府的其他人都不相信,但是我相信我们俩这一次的结果,因为我们俩这一次的决定不会有错,你觉得呢?”

“我觉得没毛病。”

这个话可有点狂妄了。

但这两个人好像就是天生这么一模一样的狂妄,和对彼此的绝对信任,所以这话说完,二人即不需要多言,却也在这两下冲出枪□□裂声响起,又直接击中对面草垛木牌。

两发‘碰’的一下走都一击即中,木头上方捆着的稻草垛被轰开了一地,但这两枪二人却是都没让着对方,反而打定了主意要一起继续等一等,看看这一局的结果到底是如何。

而就在一个时辰后。

伴随着留给顺天府,或者说留给傅玉和段鸮本身调查清楚光点‘飞车’真相的时间已经只有最后六个时辰时,一条全新的线索就这样出现了。

因为,有一个新的目击者终于被找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8394723 20瓶;深山里的凶兽 8瓶;小白沙 5瓶;顾七 4瓶;37841878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三十五回 (中)

一个新的关于顺天‘飞车’案目击者终于被找到了。

这大概是这一起案子到此为止的第一个具有转折性的好消息了。

在接手此案,到现在为止的整整十个时辰内, ‘光点’的作用, ‘飞车’主体以及坠落地目击者的踪迹均被一一找到,那么下一步, 就是关于‘飞车’到底是物, 进一步认定了。

为此, 一早收到口信的傅玉和段鸮第一时间就先赶回了内务府。

因这一位能给他们提供线索的人是被海东青给先一步给找到的, 又在一番交涉后才找来做人证。

富察大少本人在京城的人手还是挺多的。

所以在此案中, 给予协助的他们就给直接先扣在自己那头了, 等到地儿后,段鸮先迈过大门槛进去,傅玉跟着他一块,一进门就看着阿桂刘墉人正等在外头,还和他们打了个照面。

两边都在神色匆匆地忙正事的人上回一起回北京那次, 刚入城门那彼此之间就见过一回。

当时,是有个四面蒙着黑布的马车在城门口等着傅玉的。

当下,马车前面坐着两个有点眼熟的小哥,其中一个段鸮要是没记错,以前叫桂东林, 另一个就是上次在牢房里给他打内应的。

这么看, 海东青确实比南军机更喜欢挑年轻血液,一个两个只要不奇奇怪怪打扮成地痞流氓臭要饭的,都是年轻挺拔的帅哥,和南军机一帮子老奸巨猾的中年人夹杂着一个段鸮成很大区别的。

也是这一回, 再从他们俩这边收到了新的目击者的消息,傅玉和段鸮一过来先问了两句里面的事,才转头一道进来这内务府的一张公案前各找了把椅子。

此处要说明的一点是,这个被海东青他们寻找的证人再被确认家住何地时,正是在灯市口外圈的一处清真馆子后头。

就像段鸮之前所预判的那样,因为三个搜查区域因风力影响而误差的存在,事件被目击坠落的中心圆要比实际大一点,因此风向的改变,很可能会致使物体下坠时偏离搜查距离。

此刻,那被带到内务府这一边的目击者正有点怕事地两只手揣着黑色布马褂兜袖管,坐着往纸窗外瞅。

见有人推门也是一惊,再抬起头对视了一眼。

待两边人都坐下,这小小一间供往常审问用的小房子里头也有着股不同寻常的紧张氛围。

毕竟,寻常百姓这辈子要是不作奸犯科的哪里会来过这样的官家地方,因此,这位被带来专门问话的案子目击者面孔上或多或少有些发憷。

“别紧张,名姓,何方人士,到尽管道来。”

为了缓解两边问话所带来的压力,抱着手坐在这目击者跟前的傅玉看看这目击者这么问了一句。

“回,回两位大人的话,我叫宝,宝三子,就是咱们顺天府街上的人,旁人都叫我宝三,往常就在茶馆里给人卖茶,再在周围收点旧盆旧货。”

“那你是在何时何地什么情况下见过那个,你和人喝醉酒吹嘘时说的在天上飞过去的那个‘天宫’的?”

看这摆明了有点慌张的证人在绞尽脑汁地想着话,段鸮见状也跟着问了一句。

‘天宫’。

——正来自于这个宝三子自己和人之前在市井胡闹时所泄露的一句关键性的线索。

据说,他曾在和人喝醉差一点发生斗殴和人说自己见过一座‘天宫’,还和与人吹嘘,说不日说不定就要运气好起来了,若不是海东青的人本身因为案子搜查的紧,耳朵里什么风都能听到,要找到他这么个人还真是挺难。

“初,初三。”

这宝三子想想,面孔上也难掩些局促慌张地冒着冷汗往下道。

“不,应当是说,初三那天我是真的亲眼看见了一次,但其实最早,是在上一个月,我就听人说,听人说那里有什么,才去不死心一直过去看看的……可小的平时可什么歹事都不乱做,就是只看到了这一回那东西——”

这前后有些顺序颠倒混乱的话,听着不像假,但就如这目击者自己刚刚所承认的那样。

宝三子,男,满人,顺天府人士,年方十九。

他本是寻常茶馆里的打下手的,但另在灯市口有个营生,叫做灯市小爷。

众所周知,灯市就是顺天府的灯市口。

此地处于东华门王府街东,崇文街西二里许,附近还靠着个赫赫有名的镶白旗满洲都统署,若是地界上热闹以前也算是这一片区上挺热闹的,但因为在此之前州府衙门改建,这一处原本在前朝颇为兴盛的灯市已基本拆了,移到外城去了。

这三四年间,这有些渐渐荒废了的地界也就变得明显荒凉冷清了不少。

寻常百姓们要维持生计,灯市没了,朝廷四五年以内也不打算建些别的了,就一个个跟着拆了的灯市去别的区讨生活去了。

现今留下的就两种人,老灯市口出生,上了岁数的老百姓。

和一些底层的,偏偏就喜欢闹事,还没个正经营生的地痞流氓,也就是灯市小爷,这帮子名为‘灯市小爷’的地痞流氓,听说銮仪卫都不太能管得了,每每在街上逮了几个,关进大牢里呆几天又得出来闹事。

宝三子刚刚嘴上说的好听,但私底下做的,基本也就是小爷这一类地痞流氓的活儿,这也是他为什么看到段鸮和傅玉会觉得怕的原因,毕竟他本也不是什么良民。

问话时,再这么看他。

这宝三子模样生的不算打眼,一根梳成长把的牛尾辫子,面颊近鼻翼下方底下有个痦子。

一顶圆瓜皮黑小帽,一只眼珠子有点先天性外扩,左眼眼白多,看人的时候视线就跟着无法聚焦。

透过这个视角细细看他的段鸮一看到宝三子倾斜严重根本无法和人对视的半黑半白眼珠子,意识到这人的一只眼睛怕是有什么病症,当下就来了这么一句。

“宝三子,你的眼睛是不是患有斜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进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